中二船长血战邪恶机器人

原标题:中二船长血战邪恶机器人 | 科幻小说

中二船长血战邪恶机器人

本周的主题是「远航」。在这个可爱的短篇里,被远航者们抛在身后的地球已经被怪物占领!让我们跟着夸萨船长,一起来夺回故乡吧!

作者简介

| 米罗·詹姆斯·弗勒 | 米罗平日是一位教师,业余时间从事科幻写作。他的作品发表在150多种杂志上,包括Nature等。

瑟罗缪·夸萨船长和难以逾越的太空垃圾壁垒

全文约5900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作者 | 米罗·詹姆斯·弗勒

译者 | 潘紫径

校对 | 紫霄

“他们说你再也回不了家了。”说这话时,巡星舰正向着地球高速飞行,巴瑟罗缪·夸萨船长往后一靠,舒服地靠着豪华型舰长座椅的后背。“不过,我不太赞同。”

“嗯。”“沸腾度”号飞船的舵手汉克回答总是这么惜字如金。他毛发浓密,长有四臂,外表看起来介乎大树懒和猩猩之间。他弓身坐着,守着自己的控制面板,控制面板之后,一块巨型屏幕装在前壁板上。尽管船长频频打扰,汉克却有本事不受干扰,聚精会神地干着手头的工作:既要保持飞船的运行轨迹,又要避开来势汹汹的阵阵流星和小行星——那架势简直是要将飞船击得四分五裂。

多长时间了?二十年了?”夸萨船长凝望着深不可测的太空,点点星光刺破了无垠的黑暗。他眯起眼睛,轻轻敲着剃得干干净净的下巴。“但是,考虑到咱们这是近光速飞行,咱们在宇宙中随便一转悠,没准几个世纪就过去了。”

“是啊。”汉克嘟哝着,“二百三十四年零十个月两个星期……”

“请四舍五入。”夸萨船长缓过神来了。

“从你离开地球空间到现在,235年过去了。”

展开全文

“想象一下吧。”夸萨船长连眨眼都忘了,“可是,一过三十,我就感觉不到时间流动了!”

汉克用后手和上手划过显示面板,输入坐标,抵消土星的引力——他的手像是有独立思维似的。“那块石头上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要回去?”

“那是我心心念念的老家啊,汉克好哥们。”夸萨起身,大踏步向屏幕走去,肌肉发达的两臂交叉在胸前,胸口的制服绷得紧紧的。

“嗯。”汉克重复道。

“只有土生土长的地球人,才能从太空中欣赏海洋那美艳的蓝色,那颗行星就像黑丝绒上面的一块宝石,闪闪发光;就像是虚空中的一块绿洲,熠熠生辉。”夸萨发现自己越来越诗意,他挺喜欢自己这样。“为过往的诸神所宠爱,人类的唯一源泉,无比辉煌……”

“几百年前就被废弃喽。”

夸萨船长瞪着他那浑身长满了毛的舵手。可是,汉克说得没错啊。在全球放射性坠尘和多次核冬天之后,人们已经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地球。夸萨最初离开那颗星球时,还是大扩张运动中一名初出茅庐的太空学员,而他的北美洲大陆尚未变成闷烧的灰堆。当时发现了若干能够维持人类生命的其他星球,深度太空殖民正在起步阶段。当时的地球领袖们几乎没有意识到,让未来大众有机会选择地外桃源会是何等大事。

可是,夸萨船长顾不上去想前面等待他的将是什么,而是沉浸在一发不可收拾的怀旧情绪中。只要一想到地球,他就会这样。“还要多久?”

“这个太阳系充满了太空垃圾。”恰在此时,一块极小的陨石撞上了左舷,尽管船身有电磁防护层,仍然被刮掉了一块。飞船猛烈地震动着,让汉克龇牙咧嘴。“我们得开慢点!”

“我知道,这是有点儿偏离咱们的航线了——”夸萨不情愿地承认。

“只偏离了半光年。”

“可是我们下一站肯定就会去拜访你的母星。叫什么名字来着?毯星?”

汉克只报以一声咆哮,两个喉咙里发出的吼声居然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和声效果。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地球才出现在视野中——眼前的情景完全出乎夸萨船长的意料。那么多的飞船残骸和废物在围绕地球运行,即便他将屏幕上的影像放大了,在那堆密密麻麻的漂浮物的包围中,记忆中那颗巨大蓝宝石样的星球,甚至连一厘米都看不到。

“环轨垃圾场。”这是汉克的评语。

“怎么会弄成这样?”

汉克耸耸他上面那组肩膀:“地球从来就是乱糟糟的。”

“你再说一遍!”

舵手转过身来,直面他的指挥官:“你们人类,自从学会了点燃火箭,就一直在往太空倒垃圾。”

“打开一个频道。我想跟那边管事的负责人通话。”没有哪个世界总统会容许地球蒙受这种耻辱。

“船长,地球上不太可能有支持星际通讯的基础设施。”

夸萨瞪着汉克,这浑身长毛的舵手只好屈从。

“地球人,这是沸腾度号。我们即将进入你们的空间。请回答。”没有反应。船长清了清喉咙:“ 地球人,我是巴瑟罗缪·夸萨船长。”他顿住了,情绪刺痛了他的双眼:此时漂浮的废物越来越清晰,密度大到连阳光也无法穿透这片屏障。“请回答。”

“那边是废墟,船长。”

夸萨忍不住就要承认了。可是就在这时,电台里传出一阵静电噪声,一丝希望的光芒穿透了他的心。

“喂?”一个犹疑的声音传来。

夸萨不禁欢呼起来。“喂!你在那边啊!好吧,你当然在那边!请问你是谁?”

又一阵静电噪声。“呃,比尔。”

“比尔?认识你很高兴!你的职务是?”

“呃……”

这家伙看来需要点儿引导。“我是沸腾度号的巴瑟罗缪·夸萨船长。你是?”

“清洁工。”

汉克指着显示面板:在北美洲大陆地图上,有个单一的生命信号在闪烁。除此而外,整颗星球上的其他地方再也没有信号传来。突然,一阵沮丧的感觉击中了夸萨。

“你的职责包括哪些,清洁工?”

“垃圾处理。我要清除所有垃圾。”

夸萨点点头,尽管他还是不完全理解这话的意思。地球上并没有留下保洁员。“垃圾去哪儿了?”

“上面。”

船长攥紧了拳头,一拳砸在静音键上。“就是那个笨蛋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的!”他的眼睛眯成了两道缝,“可咱们来得正是时候。”他暗自点头:“汉克,所有武器准备。”

“船长?”

“你没听错。我们要把垃圾炸得粉碎。现在开火!”

汉克遵命照办。飞船上武器库里装备的所有激光束、等离子鱼雷和深弹都射向了那些废物,撞击、爆炸,像中了等离子体燃烧弹那样如野火燎原般迅速蔓延,地球的垃圾屏障就像一张纸被点着了似的,瞬间化为乌有,反射的太阳光顿时穿透过来,迸发出那么强烈、那么辉煌的光芒。

“要有光!”夸萨船长高呼着,他记忆中那光彩照人的蓝色星球又完美地重现在他眼前。

与此同时,汉克的显示器上出现了成千上万个生命信号,遍布地球的各个位置。

“船长?”汉克作了个手势。

“看见了吧?地球不是末日荒原!地球简直太美了,生命在那里繁衍生息!”夸萨船长欢喜得快跳起来了。“我们解放了他们!”

“呃,喂?”比尔的声音透过静电噪声,再次响起。

“你自由了,我的兄弟,自由了!你和你所有的朋友们,都自由了!”

“你破坏了太阳壁垒。”

“我认罪!”夸萨船长大笑。“如果你说的什么壁垒是指那片环轨太空垃圾海的话!”

“你这么做真是太不应该了。”

“哦?”夸萨忍着笑。比尔的声调听起来也不算太严肃。“那是为什么?”

“太阳壁垒就是为了挡住太阳。占帝留下的毁灭机器人是太阳能驱动的。”

夸萨皱起了眉头。毁灭机器人?占帝?汉克指着显示屏上闪烁的那些生命信号——那根本不是真正的生命信号,而是热能标记:机器在充电中。

“那些机器人的任务是毁灭西方集团,可是我家世代都是清洁工,奉命在大迁移过后留守地球,用新鲜的废物充实太阳壁垒——只要是能发射到轨道上的东西,什么都行。我本来干得挺好的,已经成功地把太阳光挡住了一段时间。直到今天。”

“你是说……”

“整个地球要爆炸了。”

汉克四手并用,在导航控制板上忙活起来,规划着一条逃离地球空间的新航线。夸萨船长的心又在往下沉;他恶心得快吐了。

“我们肯定能帮上点忙吧。”

汉克点头:“逃!”

“我们不能让地球就这么毁灭!”

“太晚了。”比尔说。

夸萨开骂了:“我们怎么会知道有靠太阳能驱动的毁灭机器人呢?那个占帝又他妈是谁?”

“他是整个东方集团的首脑。你走了多久了?”

“二百三十五年。”汉克回答。

静电噪声。“哦。”

“我们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们不会让那些机器人得逞的。”夸萨的眼睛从控制板转向了显示屏,“我们来这儿是有使命的——那就是反败为胜!”

“用不着担心我。”比尔说,“我已经编好了逃生舱程序。可是我升空后,你或许能用牵引光束把我钩住吧?”

夸萨船长结束了通话。“把咱们弄进去,汉克。”他回到驾驶椅上,扣好安全带,启动了飞船内部通话系统。“全体注意。我们要玩点儿悬的了。”

汉克猛地转身,直面他的指挥官:“船长?”

夸萨指着屏幕:“进入大气层。我们要干掉那些机器人。”

“用啥?”

夸萨船长的心又开始往下沉,因为他想起他们的全部武器在攻打太阳壁垒时都消耗光了。“牵引光束还能用吗?”

汉克点点头,毛茸茸的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那就把咱们弄进去!”船长举起了拳头。

汉克照办了,沸腾度号飞船冲入地球的大气层中,突破巨大的云堤,飞越犹如月球表面一般被核战争摧残得千疮百孔的荒凉地表。在那坑坑洼洼的地面上,许多身高百米的巨型机器人来回移动着,动作沉重,缓慢而僵硬,全都带着碳刻痕,证明它们都经历过惨烈的战斗。它们正指挥着地面上的肩挂式高能激光炮,将地壳烧成焦土,炸成碎块,在它们周围四处飞溅。

毁灭机器人的任务就是一个大洲接一个大洲地毁灭地球,可是随着巡星舰越来越近,它们的注意力从手头的任务移开,转过来对准了沸腾度号。激光射线数道齐发,迎头击中了飞船,立即破坏了电磁防护屏,直接轰向暴露出来的船体。

“船长!”在一片尖厉的警报声中,汉克像猫一样尖叫起来,他的控制面板和舰桥上的所有东西都在震颤,喀喇作响,飞船像一条生产中的鲸鱼,痛苦呻吟着。

“保持航线!”夸萨船长的手指在驾驶椅两侧扶手的控制面板上飞舞,启动飞船的牵引光束。

突然,警报声静默下来,两个、四个、然后是六个毁灭机器人停止了射击,它们从地面飘起,在半空中笨拙地旋转着,由于忽然失去平衡而不知所措,意外的失重使它们的中央处理器无所适从。可是,它们的迷茫状态并未持续很久。仅用了几秒钟,它们就重启了激光炮,在一阵阵爆炸的闪烁电光和滚滚黑烟中,它们却只将彼此击得粉碎。机器人的残躯如雨般砸落在地,夸萨船长发出了胜利的欢呼。

“击毙六个,还剩六万个。”汉克嘟哝了一句。

夸萨船长瞪着汉克,他可不愿被舵手的负能量左右。

飞船掠过数公里灰尘覆盖的地表和大城市的摩天大厦烧焦变形的残骸。只要看见来势汹汹的巨型机器人,船长就用牵引光束将它们吸到空中,四下乱挥,与此同时他还用机器人自身配备的激光炮来对付其他邪恶机器人,在一道道闪亮的白光中将它们干掉。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消灭了快一百个可怕的机器人,飞船过处,留下一连串闷烧的废墟。

“咱们撑不了多久。”汉克报告说,眼看着又一批机器人冒出来,不等夸萨船长激活牵引光束,就向吱嘎作响、左右摇摆的沸腾度号飞船开了火。“等下一次齐射咱们就完蛋了。”

夸萨的脸色变了,慌忙死死握紧控制杆,用力得连指节都发白了,使劲将机器人拉向空中更高处,再把它们狠狠地摔在地上,摔成一堆火花四溅的破铜烂铁。“前面还有多少敌人?”

汉克看着显示屏,眨巴着眼睛:“太多了,数不清。”

又有十几个机器人笨拙地移动着,出现在夸萨的视野里,这次他的反应可变快了。很快,这些机器人也被压弯揉皱,摔成了一堆堆冒烟的垃圾,散落在坑坑洼洼的地球表面,抛到了身后。“咱们怎么就没想着带上电磁脉冲之类的东西呢?”

汉克耸耸肩。

“给我重新接通那个清洁工。”夸萨咬牙切齿地敲着控制板,英勇地要消灭另一批来势汹汹的机器人。

“我还在呢。”比尔说。

“你能看见我们在做什么吗?”夸萨喊道。

“嗯,我猜到是你们干的。”

“能搭把手吗?”

“我不知道自己能帮上啥。”

“你那有没有电磁脉冲?”

“没有。”

“那你有什么,哥们?你用什么把垃圾发射到太空的?”

“呃,火箭。”

夸萨停止了通话:“汉克,咱们去找比尔。”

片刻之后,沸腾度号把视线内所有毁灭机器人都消灭干净了,伤痕累累地到达了一个貌似军事指挥中心遗址的地方,半埋在座座煤黑色的灰堆底下。

“他在那。”汉克比划着,再次打开了通讯频道。

“比尔,我们需要你的火箭。”夸萨舔了舔嘴唇,扫了一眼显示屏,那上面还剩下成千上万个热能信号,预示着地球的末日就要到了。“你有多少火箭?”

没有回答。

“船长!”汉克指着屏幕,那是他们观察世界的窗口;一枚射弹从指挥中心射出,刺破天空,身后留下一大道浓烟。

“逃生舱。”夸萨嘟哝着,“他丢下咱们自谋生路了。”

然后,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在创痕累累的地面上,一个个导弹发射井哧哧地打开了,一个个圆铁盖张开了嘴,一枚枚火箭露出了自己的鼻子尖,就像一只只被关久了的臭鼬,嗅着空气。

“咱俩想到一块儿去了吧?”夸萨咧嘴笑了。

“嗯。”汉克回答。

也就几分钟的功夫,船长就用牵引光束将导弹一一拖入了沸腾度号的酬载舱内,在那里他手下的工程师和最好的武器技术官立刻投入工作,着手改装、运输和装载火箭,最后将它们放入飞船的空鱼雷发射管内。

“船长!”汉克说,“比尔离开前,启动了美洲大陆的所有发射井……”

“一共多少枚火箭?”夸萨船长从控制面板上抬起头来。

“几百枚,全部可用,只要机器人不抢先拿到它们。”

夸萨笑了:“别让火箭们干等着呀。咱们要拯救地球呢。”

汉克忍不住问:“为谁呢?”

夸萨船长瞪着他那浑身长满毛的舵手,在半个小时里这已经是船长第四次瞪他了。“这是原则。”

这活儿很不好干,但是沸腾度号的全体船员还是经受住了挑战:船长的手在操作牵引光束,把火箭现改装成鱼雷;船员们也毫不含糊地开始清理地球,那些毁灭机器人他们是见一个消灭一个。确实有好几百个机器人成功地炸裂了一两块大陆,许多裂地沉入了大海,但是各大洋最终还是加速了机器人的覆灭:它们被海水淹没,奄奄一息地闪烁着火花,发出嘶嘶啦啦的噪音,终于消失在视野之中。

多亏了夸萨船长及全体船员的不懈努力,占帝(甭管这人是谁)的邪恶计划才遭到了大反攻的彻底挫败,地球才终于保住了。

被炸得遍体鳞伤的沸腾度号现在就像披了一块裹尸布似的,千疮百孔,每个疮孔都在往外冒着废气,它有气无力地进入轨道——恰好遇到了清洁工比尔的逃生舱,夸萨船长立即用牵引光束将它吸入货舱内。

“我们成功了!”船长骄傲地说,将那衣冠不整、满头华发、臭气熏天的家伙从那狭小的容身之处弄出来,引领他来到宽阔的舷窗边,眺望地球的光彩。“我们拯救了地球!”

比尔点头,痉挛着,挪着僵硬笨拙的步子:“貌似是。”

夸萨船长搞不懂这家伙怎么毫不兴奋。“我们成功了!机器人都被消灭了!”

“是。”比尔吸了吸气,用脏袖子擦了擦他的蒜头鼻子,透过透明的聚苯乙烯视窗,望着地球。“估计我是失业了。”

“你别光看一己得失嘛……”

“不,我明白。你是英雄。你拯救了地球。”比尔耸耸肩,“那现在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对付海底纳肯伯?”

“海底什么?”

“占帝扔了很多纳肯伯在海洋里,只是阳光要照到它们还需要一点时间。跟纳肯伯相比,那些毁灭机器人简直就是小孩玩的把戏。纳肯伯不用激光,可是每个都装备了多个百万吨级弹头。它们也是靠太阳能驱动的——讽刺的是,它们对地球生态可没半点好处。”

“嘎!”夸萨挥舞着双手,“这个占什么的跟我们星球有仇吗?”

比尔又耸了耸肩:“他总是说,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夸萨船长牙关咬得死紧,直到肌肉都快痉挛了:“终极反派啊。”

“呃——他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

“死了又怎样?”船长反驳道,“貌似只有一种办法能够打败他!”

六万个毁灭机器人都变成残骸了,这是个挺好的开端。在太阳光透到海底之前,沸腾度号的船员们完全能够如法炮制,在地面上找到机器人残骸和别的东西,用牵引光束吸起来,拖到太空中。

夸萨戳了戳壁挂式内部通话系统:“汉克。”

“船长,有什么吩咐?”

“貌似我们需要建一个新的太阳壁垒了。”

(完)

编者按:一篇有趣的太空歌剧,对于这种题材的新老读者来说,都是个极为适口的小甜饼——从题目就能看出来了,这是个傻萌、中二且燃度爆表的故事:经典的英雄角色就必须拯救地球,无论这样做是否合理。

米罗的文风诙谐而生动,他最负盛名的角色便是夸萨船长,关于这个角色他还有一系列的故事,我们摘了一段作者访谈。

米罗认为,写小说就是创造角色。而他一旦创造出自己喜欢的主角,就忍不住要给他们写更多的故事。

夸萨船长这个角色出现在2010年春季,最初米罗想通过混搭,融合詹姆斯·T·柯克(星际迷航)和骑警杜德雷这两个经典角色的特质,创造出一个经典的漫画英雄形象——他拥有金子般的心灵,但自恋倾向却总让他陷入困境。

第一个夸萨故事,夸萨船长就挂掉了,不过后面的故事又复活了。夸萨船长的性格也一直没有大的变化,但他与汉克等角色的关系随着每个故事而深化。夸萨船长认为,他也需要这些船员,才能继续保持自己“令人敬畏”的形象。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孙薇

题图 | 游戏《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截图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