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十周年:徘徊在梦与现实之间,俄罗斯娃娃的「梦中梦中梦」

「你是想要大胆一试,还是变成一个老人,充满悔恨的度过后半辈子,孤独等死?」

十年前,《盗梦空间》上映後就話題不斷,很大原因是由於片尾那顆不斷旋轉的陀螺,給了結局極大懸念:究竟主角柯伯是回到他心心念念的現實世界,還是困在夢境之中,逃脫失敗?然而,在眾人關注的夢與現實之外,貫串全片的核心實為悔恨與遺憾。跟著一層層夢境往下探索,電影展示的卻是柯伯不願回首的過去,以及現實與夢境之間早已模糊不清的界線。

《盗梦空间》十周年:徘徊在梦与现实之间,俄罗斯娃娃的「梦中梦中梦」

梦中梦中梦:梦境堆砌的华丽魔术

《盗梦空间》之中,梦境的架构始终是最吸引人之处。个人认为中文片名会翻作《盗梦空间》,正是因为人在做梦的时候,往往无法得知自己是从何开始进入梦境的,往往一下子就置身其中,接着目睹各种奇妙的景象在梦中出现,却无法自行掌控,只能任由潜意识构筑出梦中的世界。

《盗梦空间》十周年:徘徊在梦与现实之间,俄罗斯娃娃的「梦中梦中梦」

看电影也是如此。观众走进电影院,电影开始播放,就开始一趟神奇的旅程,也许是动人的爱情故事、惊骇的谋杀命案,或是飞向宇宙的太空探险。仿佛被丢进电影架构的世界之中,只能跟着导演与演员交织而成的故事,一同体验这顿感官的炫目飨宴。

雅诗综上所述,梦境与电影颇为相似,而《盗梦空间》正是一场大银幕的「梦中梦中梦」,如同精美复杂的俄罗斯娃娃一般,直到最后一刻才能得知解答,或着再度被电影的布局牵着鼻子走。

其实,不只是梦境与电影类似,梦境也和人生很像。我们又该如何知道,我们的人生到头来不是一场梦?主角柯伯在教学课程中表示,判断梦境的其中一个方式,就是试着回想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梦境的?我们的人生,又是什么时候正式开始,从何时拥有记忆的?

人生在世遭遇的挫折与打击,不也像投射人物一样充满敌意,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当柯伯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感到混乱无助,坐在电影院的观众,又有几个人真能分清楚自己现在的人生不是虚构,而是真实存在的?说不定打从人生一开始,梦境与现实的界线早已模糊,我们却没有专属的图腾来加以确认,自己到头来究竟身在何方。

悔恨与罪恶:思想植入的遗憾与救赎

如果说,本片核心并非梦境或图腾,而是悔恨,许多人应该会感到惊讶。但从片名「Inception」的思想植入之意来看,这正是精髓所在。因为导致妻子死亡、自己必须逃亡在外的悲剧,正是由于当年自己失败的思想植入而起。

与其说是失败,不如说是太过成功,使得妻子无法停止抱持「自己的世界并非真实」的想法,最终走上绝路,这让他内心有着满满愧疚与罪恶感。原先想要拯救妻子的善意,却为自己带来了万劫不复的后果。如今,能够带给自己救赎的,却是再做一次思想植入,而他唯一有过的惨痛经验,却是用妻子的生命换来的。

《盗梦空间》十周年:徘徊在梦与现实之间,俄罗斯娃娃的「梦中梦中梦」

「你正在等待一辆火车,一辆会将你带往远方的火车。你明白火车会将你带往何方,但你不确定,不过这没有关系,因为我们在一起。」


《盗梦空间》就像是个圆形的迷宫一般,看似错综复杂,最后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回圈。因思想植入而起的悲剧,最后也由植入思想有了转圜余地。在混沌领域(limbo)开启的悲剧螺旋,最后也因为柯伯顺利在混沌领域唤醒了斋藤,拥有了再圆满不过的结局。

看似一场心灵犯罪的冒险,柯伯却在不断向下深入探险的过程中,同时挖掘与修复自己往日的记忆与伤痕,完成一场拯救自我的救赎旅程。当他回家拥抱自己的孩子时,顺手抛出的陀螺早已不再重要,因为他的孩子才是他真正的现实与人生,也是妻子与他共同创造的美好结晶。

《盗梦空间》十周年:徘徊在梦与现实之间,俄罗斯娃娃的「梦中梦中梦」

图腾的解答:迷惑众人的旋转陀螺

「当你看着图腾,你将确切知道自己不在他人的梦境之中。」

图腾,可说是片中最迷人的设计。透过图腾,片中的角色才能锚定自身在梦中的状态,避免迷失在梦境之中。图腾可以有许多样貌,但最耐人寻味的,永远是柯柏手上那颗陀螺,因为那当初是属于妻子的图腾,却也是他用来植入思想、害死妻子的象征物。

《盗梦空间》十周年:徘徊在梦与现实之间,俄罗斯娃娃的「梦中梦中梦」

看到这里,相信许多观众都会接受,陀螺现在就是柯伯用来辨认自己是否身在梦中的图腾,但雅诗个人认为这是障眼法。本片最大的谜团,一直都不是最后那颗聚焦在陀螺的镜头,而是柯伯的图腾是什么?穿梭梦境如此老练的神偷,却使用着妻子留下的图腾,那他自己的图腾身在何方?

事实上,他手上的戒指才是真正用来辨识梦境的图腾。当他出现在梦中,戒指出现;回到现实时,戒指消失。一直不断出现观众眼前的陀螺,只是用来掩饰真相的障眼法,吸引观众一步步走向结局,盯着桌上的陀螺一直在那转啊转的,悬着一颗心直到镜头切掉为止。

但就雅诗个人的理解,柯伯确实回到现实世界,而非困在混沌或是永无止尽的梦境之中,关键就在于他出海关的那一刻,手上是没有戒指的。而且,当他看到他的一对儿女转过头来,开心叫着他「爸爸」那刻,他早已认定自己回到现实,而非怀着罪恶感,活在漂泊如梦的人生之中。

《盗梦空间》十周年:徘徊在梦与现实之间,俄罗斯娃娃的「梦中梦中梦」

不过,倘若戒指才是真正的图腾,为何要有个陀螺故弄玄虚?或许,这才是诺兰对于观众的思想植入吧!当观众聚焦在陀螺是否停下,纠结于梦境与现实之间,就已经掉入精心策划好的圈套,完美沉浸在如梦的电影之中。灯光暗下,你仿佛进入了虚实交错的梦境;灯光亮起,你又如何确定,你的现实真的已经全面启动?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10px 0px; font-size: 16px; color: rgb(34, 34, 34); font-family: Arial, "Lucida Grande", "Microsoft Yahei", "Hiragino Sans GB", "Hiragino Sans GB W3", SimSun, "PingFang SC", STHeiti;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text-indent: 2em; text-align: center;">今天《盗梦空间》的雅诗影评就到这边结束了,

喜欢雅诗影评朋友,歡迎持續《收藏》本站,并《关注》华夏影视喔~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