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尽欢《肉与骨的先知》(二十三)

原标题:康尽欢《肉与骨的先知》(二十三)| 长篇科幻连载

康尽欢《肉与骨的先知》(二十三)

今天更新康尽欢长篇小说,《肉与骨的先知》第23话。

【前情提要】

20xx年,全球肉类产量降低,肉类成为奢侈食物。孙白糖和账面破产的商人王巧合想要联手干翻A集团。当银行开始雪中讨债,孙白糖的未婚妻南溺水去总行表演了一场神迹,得到了银行方面的表态支持,暂时不会破产。金木鱼和孙白糖,在西门楣家,一起设想一个关于未来的故事。而孙白醋遇到A集团的私家侦探,借机离家出走……系铃人把握孙白醋失踪的机会,逼迫疯钻先生停止调查孙白糖。

康尽欢《肉与骨的先知》(二十三)

| 康尽欢 | 科幻作家,代表作品《脑内小说俱乐部》等。资深媒体人,历年来为《时尚芭莎》《新周刊》《GQ》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有多部出版著作。

肉与骨的先知

二十三 当世界还没有长出地图的时候

全文约4900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牙齿是什么?肝脏是什么?脑子是什么?分开来,不过都是别的动物的食物。据说,这是当年苏联解体时,一个红军将军的怒吼。

展开全文

然而,社会学家会告诉你,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就是不断的分工细化,每个人类都要成为零件,人类整体才会强大。最理想的状态是程序员一辈子做程序员,卖肉夹馍的一辈子卖肉夹馍,熟练的技巧可以降低成本,保证生产质量和信誉。

可是,现实呢?

社会确实强大了,但是社会也像有机体一样快速新陈代谢。

老程序员会被科技的高速发展甩到后面,肉夹馍老板倒是不会被新的肉夹馍技术甩在后面,但是,她拥有的利润够多的时候,她就不想自己亲手做肉夹馍了。

用另一个人类文化学派的观点来说,这叫做追求人生的多样性,多样性会降低环境改变带来的生存风险。

平安京的朝阳区面积很大,各个街区都有些特立独行的人物,西门楣就是定福庄和管庄一带的肉夹馍行业领导者之一。

金木鱼订的酒送到了,西门楣尝了尝她要的酒,味道很好,又安抚孙白糖,“你别担心了,相信我,如果24小时内,你妹妹没有想办法跟你报平安,你就叫解铃人出动就好了。你现在也算是肉夹馍行业的专业人士了,专业一点,明早第一次出手,可别手潮啊。”

金木鱼喝了一口他要的酒,凑趣说,“明早我也来帮忙!”

孙白糖看着这两个已经有点喝high了的人,知道自己也只能试着学习他们,尽量想开些。

和王巧合说起要对抗A集团的人是自己,总不能因为自己妹妹暂时失踪了,就乱了阵脚吧?就算是所谓的优柔寡断的刘备,当年也是敢为了赵云摔阿斗的……

他记得王巧合现在要整合六家公司的内部事务,这个时候,其实不该给他添乱的。

孙白糖也喝了一大口酒,“你们说的对,让我们先把人造肉的事情做明白吧。”他忽然想起个问题,问西门楣,“明天我是用你的招牌卖肉夹馍,还是立个我们自己的招牌?”

西门楣瞪了孙白糖一眼,“你个傻子,你现在手艺不稳定,我肯让你拿我的招牌冒险,你都不知道感想。你要等自己的手艺有回头客了,再打自己的招牌啊。”

金木鱼一边吃,一边说,“我觉得我们就算要有自己的牌子,也得回去公司讨论吧,不是你一个人说得算的。就先用西姑娘的招牌吧!”

西门楣举起酒杯,站了起来,“我来祝酒,祝我的朋友孙白糖,早日达成理想,拥有自己的人造肉品牌,干翻A集团!”

孙白糖和金木鱼都站起来,举起杯,一起喊道“干翻A集团!”三人碰杯,一饮而尽。

在幽州区的一间安全屋里,周小粥也喝了半瓶的闷酒,虽然他知道,吃止疼药的时候不该喝酒。

但是,对自己的怒气,让他不想克制这种有些自残倾向的做法。

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下午的一系列决定,竟然导致了最糟的后果。自己被一个年轻姑娘打晕了,就够丢人了。更糟糕的是,自己在现场留下了血迹,而姑娘还失踪了……不只是民事案件意义上的失踪,而是在整个平安京的监控情报系统里消失了。

而且,对方组织就此提出交易,疯钻先生对于孙白糖及其背景调查工作就此结束。

周小粥知道,自己的前途都完了,搞出“少女失踪”这种社会舆论极差的事件,任何商业集团都要考虑怎样撇清自己的。

周小粥接到的通知文件,都是快递送来的,冷鲜盒装着的一条冰块做的鱼。

他知道,这意味着自己被疯钻先生放弃了。

他非常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擦去自己的血迹,随即,他就想到,血迹是擦不干净的……

从自己决定给那个女孩解开束缚链的一刻开始,局面的优势,就向孙白糖一方倾斜了。

周小粥的下颚骨还是很疼,划破的皮肤里面似乎还有面包渣,他考虑着要不要明天去医院认真包扎一下。

他知道,调查工作被迫结束,只会提高集团外围保护系统对这件事的重视度。也许,商业领域的竞争就要正式开始了,如果不能耍手段解决的问题,就在市场上用金钱补贴优势砸死对方。

只是,他猜不透,面对人造肉这个体量超级巨大的市场,A集团要怎样打价格战?这本来就是个供不应求的市场,是小商人最适合生存的环境。

王巧合还在办公室里加班,他在把六龙依然在职的所有工作人员的简历都过了一遍。工作的状态,最需要的就是糖分,咖啡,可乐,芝士条,巧克力,芥末小生,他的办公桌上摆满了零食。

刚刚接了金木鱼的电话,他也为孙白糖担心了一会,大概是五分钟,然后,他就来不及担心了,重新对公司进行重组,有太多细节要考虑了。

悲伤其实是一件奢侈的事,只有生命能量有空闲的时候,人才有时间悲伤,人类更多的生命状态是惶恐。

一个未知号码的来电再次打断了王巧合的工作,王巧合感到奇怪的是,他原本有接听保护功能,他看了手机屏幕,更是觉得诡异,屏幕上除了显示未知号码,还有个“重要”的提示……

王巧合接通了电话,“你好,哪位,什么事?”

“顺手帮你们解决了一件事,A集团的外围公司会停止对你的合伙人孙白糖的背景调查,所以,你欠我们一个人情,有一天,你需要为我们做件事。我们是,系铃人。再提醒你一下,A集团要和你们正面对抗了。”电话那边的人说完这段话,就挂了。

王巧合一愣,回想起孙白糖的妹妹失踪了,他似乎在两件事之间找到了某种隐约的联系。他考虑要不要通知一下孙白糖,然后想到,既然对方是来找自己讨人情,还是不要通知孙白糖了。

A集团要和我们正面对抗?他们怎么对抗?也开一条液态肉的产品线?那不是等于变相承认我们有市场价值吗?

这件事才是更重要的。

想明白了关键,王巧合开始给液态肉供应链上的各供应商打电话。

“我是王巧合啊,你们那边有什么新出现的大客户吗?”

……

康九霄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桔子,慢慢剥皮,吃了两瓣,打了个哈气,“无聊啊。”

车里的其他三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也没有人接他的茬。

“你们再看看‘街街打人’上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单,咱们接一个吧,至少找个活练练手啊,太闲了。”

“九哥,我们好不容易成了解铃人的小组,你能不能有点格调啊。组织对我们的要求是随时待命,我们不能自己乱接单的。”坐在驾驶位的表文七安抚康九霄。

一直在翻手机的唐时计忽然说,“九哥,别急,看来,我们快有工作了。胡同里面有消息说,最近A集团的外围和系铃人杠上了,而且,刚刚被劝退了。系铃人有了新的仇人,我们肯定就有工作。”

“但愿吧,闷啊。”康九霄吃完了一个桔子,“还是在街头混的时候有趣啊……要不,咱们找个拳击场去练拳吧,闲的肌肉都萎缩了。”

坐在副驾驶位的胡妹尾这时应声,“我也想去练拳,你们两个在车上等着吧,有事喊我们,我三分钟内稳稳赶出来,到时候车速开快点,耽误不了时间。”

“举手表决!”康九霄乐了。

除了唐时计,三个人举了手。

唐时计踢了驾驶位的椅子一脚,“你怎么跟着举手?”

表文七无可奈何的说,“让他们去练拳,总比他们去惹别的麻烦好,至少,我们能确定他们的方位啊。两条街之外,就有个拳击场,我们过去吧。”

唐时计摇摇头,又看看自己的手机,平安京的二十组解铃人小队,他们组的排名是第十七。

这个解铃人小队,此刻,最盼着平安京出乱子,越乱越好。

有野心的年轻人都讨厌和平。

疯钻先生也很生气,他涉足商场多年,赔过钱,吃过亏,但是,这次这种让人气闷的暴亏还是第一次吃,塞牙,噎人,反胃。

他也听说过,从古至今,那些散落民间的小商人和一些不入流的知道分子,就会建立一些组织互保,虽然每当大时代动荡时,这些组织也经常会被连根拔起,但是,他们总是会死灰复燃。他们既没有成为大财团的企图和组织能力,也不甘于被大财团吞并,他们总是作为反对者存在,反对时代进步,反对效率整合。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的总体和平状态保持了快100年了,这些复兴的组织已经全球化了,他们对同样开始壮大的跨国公司总是充满敌意。

这一次,忽然出现的无中生肉有限公司整合六龙事件,疯钻先生很怀疑其后有那些古老组织的撑腰。

这也是他第一次听说“系铃人”的名字。

“疯先生,以前都是你们整别人,无论是靠财力还是法律,你们的对手都是具体的公司和个人,你们是狮子博兔,胜算巨大。但是,包括系铃人在内的这些古老组织,他们更像是章鱼那种多脑动物,你除非把他们连根拔起,否则只是能伤害到他们的部分,他们过于分散了。”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女人坐在疯钻先生的侧面,慢慢和她说。

“所以,我们这次必须退让了?完全放弃调查?”

“是的,系铃人就是做情报保护出身的,你们彼此的情报供应商网络都是交织的,你们的行动,无法对他们保密,甚至你都无法保证,你的属下里没有系铃人的成员。”

“那你到底要推销什么服务?”

“有系铃人的地方,就有解铃人啊,系铃人的能力是保密和预警,我们解铃人的能力是找人和投递。”

“投递?你们是干物流的?”

“也算是吧,只不过,我们投递的东西,都是大多数人不敢用快递投递的东西。你们这次被对方抓住的辫子,不就是你们的调查员,在对方的失踪少女的案子上,成了嫌疑人吗?我们帮你把少女找出来,你们以后就没有这个小辫子了。”

疯钻先生望着眼前这个忽然出现在他家里的女人,他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虽然他也经常雇佣私家侦探,甚至自己旗下就有两家情报调查机构。但是,这个女人能越过他家的安保系统,又说出了地下组织这个常人不愿意相信的情报……

疯钻先生只是觉得这次的“液态肉逆袭”事件,牵扯进来的势力越来越多了。对于集团内部的“大战略”,疯钻先生是很清楚的,他知道自己必须采取行动,只是,他还确定,自己到底要不要和地下组织产生联系,这以后会不会成为影响他商业前途的黑历史。

每个人都在准备,每个人都在面对自己的问题,刚刚起风,大家已经开始算计雨点什么时候落下来。

一场实力对比原本毫无悬念的对峙,就这样因为各种势力的努力和巧合,一点点开始向着无中生肉有限公司的阵营倾斜。不是足以获胜的倾斜,而是可以勉强站在一个拳台的幻象,所有围坐在拳台外的观众,都在等着这个瘦小的羽量级拳手,能有什么神助之拳,给对面的巨汉一点难堪。

仅仅是难堪就够了,人们已经不敢奢望少年斗恶龙的奇迹,只是期待看到恶龙也会摔跟头。

能给自己增加一点不要追随恶龙的勇气。

在孙白糖的家里,三个小人物还不知道,孙白醋的失踪,会引发这些连锁反应。他们为了给自己打气,这顿饭吃得特别激扬,西门楣说起了许多坊间八卦,金木鱼也讲起了自己上大学时,在那些不同的实验室见识过的未来奇人。

预定好的火锅套餐终于吃完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西门楣先告辞了,金木鱼留下来帮着孙白糖收拾残局。

孙白糖还记得自己想要找金木鱼确认的“肉种”问题,看到西门楣出门后,忙对金木鱼说,“先别收拾了,来看那份肉种吧。”

金木鱼跟着孙白糖,来到了孙白糖的书房,金木鱼翻了翻书架上的书,孙白糖打开了恒温柜,看到那天得到的肉种,大小似乎变化不大。

“木鱼兄,你来看看,这个东西有价值吗?”

金木鱼凑了过来,先是看了看装肉种的袋子,又看了看里面残存的营养液,伸手隔着袋子捏了捏里面的肉种,脸上露出了笑容,“不错啊,很好的民间野生肉种。”

“怎么个好法?”

“这个肉种的活力很好,混成基础也不错,这个肉种的基因是带有少量血管结的内循环系统的,类似于把低等动物的吸收排泄系统改良组合在肉类组织里,这就是一块会单纯生长的肉,哦,技术上来说,是生体肉的一种,有一定的生命体征,本身含有一些循环系统,肉会比较好吃。”金木鱼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利用手机外挂附件,展开了电子显微镜模式,仔细观察这块生体肉。

“如果我们饲养它,利润会比液态肉高吗?”孙白糖一边说着,一边想起了这块肉的委托人是要抽成的。

“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首先要确认,这块肉的基因是否被商业注册了,利润比高的肉种肯定不会没有培育机构的。”金木鱼接着问,“我想割下一点组织仔细观察一下,你家有联网吧?”

“拿去实验室检测会更好吧?”孙白糖倒是没有藏私的心。

“不,危险性太高,人造肉系统更怕生物入侵的,在确认这个东西的全部属性前,是绝对不能带入工场的……坏了。”金木鱼忽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

“我才想到,王巧合正在让车进三推进工厂车间合并的事情,如果六个公司的人造肉生长车间完全合并在一起……运营成本虽然低了,但是抗风险性也反而低了,如果发生一次生物污染,整个车间就垮了。这种问题,我都能想到,竞争公司不可能想不到。”金木鱼放下了观察中的肉种,准备打电话去提醒王巧合。

“A集团不至于这么下作吧?”孙白糖跟着担心起来。

“连入室搜查这种事他们的外围都干得出来,污染工厂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你要知道,组织越是庞大,组织里面的野心家和不择手段的人就越多。商战,也是战争啊。”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题图 | 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截图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