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莞雯《龙盒子》(十一)

原标题:苏莞雯《龙盒子》(十一)| 长篇科幻连载

苏莞雯《龙盒子》(十一)

今天更新苏莞雯的新长篇《龙盒子》第2章第3话~

【前情提要】

罗小象带上沸龙陪罗灵均一起去几家商店清洗潘潘的粪便。恐龙的出现吸引了路人注意,罗小象有些得意,罗灵均却始终闷闷不乐。在一家羊驼担任店长的面包店里,他们竟然发现了潘潘的踪影,只不过潘潘飞快乘风逃走了。

苏莞雯《龙盒子》(十一)

| 苏莞雯 | 科幻作家、独立音乐人,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擅长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展现惊奇想象。代表作《岩浆国》《九月十二岛》《奔跑的红》。《九月十二岛》获豆瓣阅读小雅奖最佳连载。长篇《三千世界》即将出版。

龙盒子

第二章 看不见的滑翔毯

03 忘却的名字

全文约3400字,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夜空里已没有潘潘的痕迹。

展开全文

“呜——”沸龙晃着脑袋赶来了,它将头顶着罗小象,似乎在说:“天黑了,该回去了。”

罗小象看罗灵均一脸焦急的样子,长呼了一口气。“没办法了。”他说,“明天我继续帮你吧,清理完所有的店铺,可能就知道潘潘在想什么了。”

“哥,你说它为什么……不肯见我?”罗灵均的目光还向着空荡荡的夜色。

虽然罗小象最近有过那么几个瞬间打算好好学习,做个左手恐龙、右手高分的校园风云人物,但他还没有自信可以解答所有问题。有的问题无法回答,至少眼下没法说出个所以然来。

“去问问羊驼吧。”他说,“至少它会说人话。”

羊驼依然守在柜台那儿,一脸置身事外的从容。

“原来它是你们要找的伙伴。”羊驼微笑地看着罗灵均和罗小象,“它在帮我培育青草,所以可以享用店里的面包。”

“这么说,它在这里打工了?它一般什么时候会来这里?”

“来也如风,去也如风,无影无踪,不可追踪。”

“就是不知道的意思了?”罗灵均咬咬唇,丧失了力气般坐下。

“好吧……”罗小象有些好奇,“它是怎么培育青草的?”

“粪便。”羊驼简洁地回答。

“呃……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就是你想的那样。”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羊驼的目光向下滑去。

“翻译器?”罗小象注意到了它脖子上的翻译器。

“它不仅可以翻译羊驼和人的语言,还可以分析各种动物的表情、神态和声音。例如这位没见过的动物小兄弟……”羊驼的目光转向沸龙,又看看罗小象,“它已经困得不行了。”

“有没有这么厉害啊……”

“每个月的维护费也是很昂贵的,所以我才要努力卖更多面包。”羊驼眯起眼睛,“今天的消费,请问您是刷卡还是手机支付?”

“呃……”罗小象掏掏口袋,又挠挠头发,“记在我班主任的账上吧!我会告诉他的。”

他取走了柜台上一张印有支付二维码的传单。

第二天,罗灵均和罗小象又走过了好多个店铺,这一次他们受的待遇可没有周六那么好了,因为沸龙没有跟来。

“听说昨天晚上叶老师把你训了一个小时?”在去往下一家店铺的路上,罗灵均问。

“也不完全是训啦……我们是在探讨问题。”

“我都说过了,不能带沸龙出来的。”罗灵均有些埋怨,“你看现在老师们要对它严加看管,它以后在学校周边玩的机会都没有了吧。”

她说着,暂停了脚步,忽然眼眶湿润:“哥,是我连累你们了。”

“想什么呢。”罗小象走在了她的前头,“我要是想让它出来,谁能拦得了?”

黄昏时分,罗小象和罗灵均终于清洗完了所有的店铺。这些店铺包括猫窝店、卖护腰枕的保健用品店、有去死皮功能的美容店、月饼屋、亮亮洗衣房、彩虹桥幼儿园,还有主打溶洞一日游的旅游公司。最后一家是电影院,最近正在热映电影《看不见的她》,被潘潘污染的是海报上的“见”这个大字。

现在,兄妹二人坐在电影院放映厅门口的休息区,试图将潘潘污染的文字排列起来。

“窝腰去月亮桥洞见?”罗小象盯着笔记本上被圈出来的这几个字,有些头大。

“我要去月亮,桥洞见!”罗灵均“嗖”地站了起来,“潘潘真的是在给我们留暗号!”

“去月亮?桥洞见?它直接给你写封信不行吗?干嘛这么大费周折的。”

罗灵均的脸色已经变得红彤彤的:“不知道,但它既然这么说,就是在等我吧!”

她的眼中有了希望,有了一点点甜蜜的光亮。

“你高兴就好咯。”罗小象又将目光移回笔记本,“可是去月亮是什么情况?桥洞又是指哪里?”

他们查了地图,整座人工岛上,有四座桥。

判断,真叫人为难。

“既然它经常去羊驼面包店……”罗小象一拍桌子,“那就应该是离面包店最近的桥了!”

他们又急急忙忙查了地图,距离羊驼面包店最近的桥连接着人工岛与外头的城市,名字就叫人工岛大桥。

“可是……时间呢?”罗灵均又说,“潘潘只说了地点,没有说时间。”

“它说要去月亮,当然是晚上了。”

“那就是现在了!”罗灵均摇晃起罗小象的手臂,“哥,你太聪明了,我什么也想不出来,心里头乱乱的……全靠你了!”

“嘿嘿嘿。”罗小象得意地揉揉鼻子,“对了,你手机在身上吧?借我用下。”

罗小象打了个电话后,和罗灵均一起坐上公交车,到了离人工岛大桥最近的公交站。下车后,他们步行去大桥底下,天色从微暗到完全暗下来。

下桥的路越来越不好走,只有奇形怪状、高高低低的石头组成了道路。

“哥……我有点怕。”罗灵均蹲在一块石头上,不敢直起腰。她脚下是看不出深浅的沼泽。

罗小象走回她面前,伸出手:“我拉你。”

月亮从云朵中滑了出来,在这片无人出没的地方,光线也稍微明亮了一点。

罗灵均拉住罗小象的手,缓缓站起来。过去,她从来没有在老师和家长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穿行于这种危险的地方。她知道贪玩的罗小象不害怕,但她已经腿软到无法好好走路了。

即便是这样,想起潘潘可能就在桥洞底下等她,她又强撑着多走了一段路。

月亮,静止在天上,也摇晃在水里。

她不禁想,潘潘说的“我要去月亮”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一个比喻吗?还是它想要触摸那飘渺不定的水中之月?

“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这是她对潘潘说过的话。原本她以为,这个梦想比起要当大科学家、大艺术家、大作家和大富豪来说,已经很容易实现了。她对长大后的生活还没有仔细想过,但无论未来在做什么,只要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那就是值得期待的。

但是生活还是给十岁的她下了一道难关。

原本以为只要成绩好就会得到尊敬,然而什么也没有做错的她却受到了全校的冷嘲热讽。如果没有罗小象——这个被别人看不起的表哥牵着她,她甚至走不到潘潘的身边。

这样想着,罗灵均不禁用空着的一只手抹起了眼泪。

眼泪越抹越湿,越抹越湿,好在他们已经走上了平路。

“看那边!”罗小象首先向桥洞下方跑去。他发觉一个黑色的影子立在水中央的石头上,与水中的月亮紧紧挨着。

罗灵均用袖子抹干了眼泪,也跟了上去。

黑色的影子转过身来。黑眼睛,白眼圈,黑翅膀,白肚皮。大桥阴影之下的它,就像披着一件宽大的披风斗篷。当它开口时,震荡的空气中响起的是那熟悉的叫唤。

“嘎——”

“潘潘,真的是你!”罗灵均站在桥下河边,虽然无法靠近潘潘,但她已经得到了这几周来最大的满足。“你留下的话是什么意思?”她问。

“嘎——”

“我……我听不懂。”

“还没来吗?”罗小象有些焦急,不仅在罗灵均身边走来走去,还时不时伸着脖子,望着桥上的方向。

“哥,你在等什么?”罗灵均的注意力也被他影响了。

“我是说羊驼来了吗?”

“羊驼?为什么……”

“来了!”罗小象原地跳起,向着桥上一个白色的身影不断挥手。

羊驼靠在大桥的栏杆上,白白的长脖子伸向罗小象。

“是我打电话让它来的,我说如果它帮忙做翻译,我会给它回报。”罗小象对罗灵均说。

接着,他冲羊驼高声喊道:“你来啦,作为回报,我会把你忘记的名字重新告诉你。”

羊驼点点头,在凉风中端端正正地站着,等待接收它的名字。

“你的名字是——你的名字是……店长!”罗小象喊道。

罗灵均惊呆了,潘潘也惊呆了,不安分的翅膀僵在身子两侧。

“店长这名字……你从哪里听来的?”罗灵均拽了拽罗小象的衣服。

“叶老师说的,他跟我打包票说绝对没错。”

“取这个名字的人会不会脑子有问题。”

“我也觉得。”

“我想起来了。”羊驼开了口,嘴唇轻轻撅着,脖子上的翻译器一闪一闪,“我想起那个男人给我取名的时候了。”

据羊驼描述,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师生们说过“遵守纪律”“团结同学”和“乖巧温顺”的羊驼,用后脑勺和屁股对着那个和它结为伙伴的人。它不是在闹脾气,只是在瞭望凶险的黑夜。它说:“我决定去追求我的梦想了。”

“你的梦想是什么?”男人问。

“是做一名面包店的店长。”

男人没有挽留,而是说:“那你的名字就叫店长吧,这样你就不会忘记自己的梦想了。”

虽然羊驼没有形容那个男人,但罗小象和罗灵均都想到了同一个人

“不会是叶老师吧?”

“我觉得就是他。”

“嘎——”潘潘突然跃起,升到了大桥的高度,又徐徐滑下,再度跃起,又滑下。它似乎有些焦急,因为自己不再是所有目光的焦点。

“对了,潘潘说的想要上月亮,是什么意思?”罗灵均也问起羊驼。

潘潘扇起翅膀,含糊地说了一声“妈妈”。

“是因为妈妈。”羊驼翻译道。

“可潘潘……没有妈妈……”罗灵均轻声说,“它是学校实验室孵化出来的。”

潘潘和其它许多濒危动物一样,是经过基因编辑手段孕育的生物。

“嘎嘎——”潘潘对着天空发出了一长串叫声。

羊驼领悟地点点头,继续翻译道:“它看过一些视频节目,知道其它企鹅是有妈妈的。如果自己受欢迎的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个妈妈。它调查过了,最近受到欢迎的人类是上月球的宇航员,所以它也决定去月亮上面。”

罗灵均眨着眼,看向罗小象。

罗小象也挤挤眉头,摊摊手。

“它想抵达月亮,但是不主动说,而是让人找它留下的线索。一方面是为了考验你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有奇怪的自尊心。”羊驼慢条斯理地解释着,“现在它的意思,是想要你们帮忙。”

“可是我们怎么帮呢?”罗灵均紧张地问。

潘潘的脖子伸长了:“啊——啾——”

这样的提示,大家都不明白,连羊驼也歪着头静止了。

潘潘又跳了跳,对着天空:“嗝嗝嗝——”

这之后,它踩上了只有它看得到的隐形之风,原地旋转上升,像子弹一样升高了几米,才缓缓落到大桥上方。

风吹动潘潘的羽毛。它在那高处成为一个影子,月亮就在它头顶。

“啊——”罗小象和罗灵均对望了一眼,同时发出惊呼,他们一下子都明白了。

潘潘模仿的是沸龙。打喷嚏的沸龙,打嗝的沸龙,能够把气流冲到天空上的沸龙。

它真正想要的,是沸龙的帮忙。

“也就是说,潘潘只能在风中滑翔,到不了月亮的高度。”罗小象分析道,“它觉得沸龙可以把它送到更高的天上。”

“可是,沸龙现在在学校里出不来……”罗灵均问羊驼,“羊驼,你帮我问问潘潘,它愿不愿意回学校里,让沸龙在学校帮它?”

“喂,你该不会真的想帮潘潘这个忙吧。”罗小象用手指敲敲罗灵均的脑袋,“上月球就是去太空,要穿太空服,还要坐飞船的,就算有沸龙在我们也做不到。”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罗灵均自责地低下头,“是我没有成为它信任的伙伴,它才会这么想要一个妈妈。是我做得不够好,所以我想尽我所有的努力来满足它。只要是它的愿望,我就要帮它实现。”

“潘潘的意思是……”羊驼开口了,“如果不是在这座桥上,它就召集不了那么多风,就没法去月亮上。”

看到罗灵均忧心忡忡的样子,罗小象挠挠脖子,搓搓裤腿,又原地转了两圈。“把沸龙带过来是吧。”他突然开口,“包在我身上了。”

又一天的清晨五点半,天还黑着的时候,罗小象一个人溜出了宿舍楼。他钻进保育室内,打开沸龙的生态盒:“沸龙,醒醒,我们要出门了。”

沸龙睁开蓝盈盈的眼睛,打了个大哈欠。

“嘘,不要出声。快一点跟我走,天亮了就糟了。”

沸龙随他一路弯着腰、低着头到了校门口,罗灵均已经在公交车站台等他们了。清早的空气凉凉的,沸龙虽然两脚稳稳抓着地,脑袋却忍不住向前倒去——它还没睡够。

六点半一过,第一辆公交车就靠了站。

“师傅你等等。”

罗小象正要去拉睡眼惺忪的沸龙上车时,司机叫住了他:“不行啊,我们被市民投诉了,现在不能载恐龙。”

“啊?”

公交车门“啪”地关上了。

罗小象和罗灵均只能呆呆望着公交车远去的影子。

天彻底亮了。从这儿到人工岛大桥那儿,就算坐公交车也要半个小时以上。他们都知道,没有了代步的车,沸龙是去不了那么远的。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题图 | 动画电影《恐龙当家》截图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