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原标题: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岩井俊二在许多人眼里的标签是纯爱唯美片导演,大家熟知他的《情书》、《四月物语》这类唯美清新和残酷青春类作品,但他有一部作品,风格截然不同,那就是1996年上映的犯罪剧情片电影《燕尾蝶》,豆瓣评分至今仍有8.7之高。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燕尾蝶》的故事丰富,主要描述的是雅佳在母亲去世之后被妓女古力果收留,并认识了“青空修理站”的其他元盗们。后来机缘巧合众人得到了一盘暗藏伪钞制作秘密的磁带《My Way》,并通过这盘磁带发了一笔横财,实现了之前的虚梦,最后飞鸿为保护古力果和青空众人活活被打死,梦想破灭,众人最终又回到了修理厂,继续贫穷却努力的生活。

有人说这部电影就像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是披着犯罪剧情外衣的纯爱暗恋片。

但我认为,如果仅仅把这部电影当成一部另类纯爱片,就太低估这部影片的真正内涵了。导演岩井俊二试图通过这部电影表达他对于后现代城市中,人类精神世界与生活方式的反思。这部电影的整个故事架构宏大且黑暗,处处透露出对边缘人物的刻画,以及梦与现实的探寻,值得我们更认真地去品味。

01 通过雅佳这一人物塑造,传递出生命的力量

导演安排雅佳这个角色作为故事的讲述者,她本身就像这部影片的楔子,也像是导演邀请观众躬身入局的切入点。她像一颗干净的种子,被投放元都这一座欲望之都里,遗落在肮脏泥泞的城市边缘。想要构建自我的执着与不知归属何方的迷茫在她身上交织。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展开全文

雅佳就像是青空修理站的集合体,她身上融合了青空众人的特质:古力果的善良体谅、飞鸿的责任义气、阿罗的勇敢憨直和阿朗的冷静自持。

1.善良却有力量

影片中雅佳如同古力果一样保有一颗善良的心,比如在小混混们强迫同行伙伴注射毒品时,雅佳出手阻止,她会照顾青空修理站比她更小的孩子,但她又不同于古力果的柔弱,遇事无法自保,依赖他人,雅佳的善良有她的能力保护,她向阿罗学习拳击,贴广告单页被小混混欺负时,她能凭一己之力一拳将为首的混混打晕保护自己。

雅佳这种善良有力量的特质,得以让她在阴暗的社会底层坚韧地生活,并保有对美好生活的期待与希望。导演赋予她善良这一美好品质,又给予她保护美好的能力,暗示雅佳一角是导演认可的本片的精神所在。

2.冷静却有温度

她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旁观者的疏离,一如片头她念旁白时的语气,冷静克制,她对金钱始终报以冷漠的态度,众人趋之若鹜的财富她可以毫不心疼地付之一炬。冷静自持这一点与阿朗一致,但雅佳又比冷血杀手阿朗多了一份愿意入局的温度。阿朗理智清醒,他始终是局外之人,他能提醒众人用磁带换纸币有风险,但是他不阻止,而雅佳从进入青空修理站便是局中人,她虽冷静,但却会冒险救众人的梦想。

雅佳冷静让她如同观众化身,而她保有入局的温度又在提醒众人我们皆为剧中之人,让观众更有代入感。

3.迷茫却最坚定

雅佳作为“元盗二代”,与青空其他元盗是不一样的,青空其他人的迷茫是“有乡不能归,新地不能融”,而雅佳她生在元都,长在元都,却无名无籍,“雅佳”这个名字还是古力果取的,她不知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自己要往何处去。

她有着比其他人更深的迷茫,却又比其他人都坚定。在认识青空众人之后,雅佳找到了归属,整部影片只有雅佳明确且坚定地表达出自己和青空众人身份“元都人”,不是被元都当地人口中蔑视的“元盗”,不是众人无可奈何调侃自嘲的“元盗”,而是堂堂正正,同样拥有生存的权力、生活的希望的“元都人”。

雅佳的迷茫正是导演想传递的边缘人所面临的自我认知模糊,没有归属感,而雅佳在影片结束时的坚定也透露出她身为社会边缘人对于自我归属的确立。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雅佳这个角色在片中并不算起眼,她没有古力果的艳丽,没有飞鸿的热烈,也没有阿朗干净利落的身手,众人眼里她是需要照顾的小妹妹,但就是这样一个乍一看不甚起眼的女孩,却是全片实质性的精神所在。她善良却有力量,冷静却有温度,迷茫却最坚定,她在梦想破灭时坚守信念,在繁华里保持淡定,在痛苦中不失坚强。

她像一颗被遗落在肮脏泥泞中的种子,经历风吹雨打之后,生根发芽,坚韧地向世间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02 通过画龙点睛的意象,表达意蕴丰富的深层意义

1. 燕尾蝶

燕尾蝶在影片中代表着:身份、成长与希望

燕尾蝶第一次出现是古力果的胸前的纹身,古力果之所以纹这个是怕自己有一天也像自己二哥梁开一样暴尸街头,却无人能认领,身为元盗,她的身份是不被认可的,她胸前的燕尾蝶是她想给世人留下的身份象征。

古力果身上的燕尾蝶代表的是身份,那么雅佳胸前的燕尾蝶则代表着成长,影片最初,古力果在雅佳胸前画了一只毛毛虫,意味着当时的雅佳还是个没有成长的小孩子,后来在经历了一系列事情之后,雅佳勇敢地去了那条连警察都不敢涉足的鸦片街,纹上了和古力果一样的燕尾蝶,彼时的雅佳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成为能为青空修理站众人奔波努力的大人了。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而雅佳回忆儿时的那只燕尾蝶则象征着希望,燕尾蝶有双翅,能够飞离肮脏不堪的地面,飞往五彩缤纷的高楼大厦,雅佳儿时在脏臭的卫生间玩过家家,她抬头看见了燕尾蝶,大声呼唤母亲一起看,然而,母亲忙于生计,无暇顾及。燕尾蝶代表着希望,只有抬头才能看见,可惜雅佳的母亲已经被生活重担压弯了腰,而看见了希望并把希望纹在胸前的雅佳将和青空众人一起坚定地努力地生活下去……

2. 《My Way》

影片中《My Way》既指那盘开启他们命运的磁带也指那首贯穿始终的旋律。

磁带《My Way》是元盗们“淘金梦”的象征,这盘磁带可以让廉价的1千日元变成1万日元,正如这些来到元都期望能凭自己廉价的劳动换取高额的报酬的元盗们的美梦一样。这盘磁带是警方容不下的伪钞祸首,正如元盗们来元都赚钱是元都本地人厌恶的“掠夺”财富一样。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而《My Way》这首歌则贯穿故事始终,用告白的口吻讲述了一个男人对人生的态度。这首歌第一次出现在众人抛尸之后回程的路上,第二次出现是在古力果与乐队首次合作时,第三次出现是在飞鸿临死时,最后一次出现是古力果和雅佳在祭奠飞鸿时。《My Way》这个名字直译可为“我的路”,意译可为“我的一生”,既像迷茫时的自我发问“路在何方”,又像是一切落幕之后的总结回顾。

影片通过燕尾蝶和《My Way》这两样贯穿始终,燕尾蝶象征着身份、成长与希望,而磁带《My Way》象征着元盗淘金梦,磁带传来的歌曲《My Way》又像是自我剖白。雅佳将这两个融合于一身,毛毛虫在她胸前化为燕尾蝶,磁带《My Way》在她手里物归原主,歌曲《My Way》在她口中低吟浅唱。

知道自己是谁,努力成为所想,怀抱希望,不忘来路,不惑归途。

03 通过绝妙的色彩搭配,凸显出电影的主题

1.影片色彩基调

《色彩学基础与银幕色彩》一书中指出,“影片的色彩基调从属于整个影片所体现出来的基本情绪基调,它是影片总的视觉氛围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引向并形成影片情绪基调的主要视觉手段。”

《燕尾蝶》这部影片的色彩浓烈丰实,以高纯度色彩构成的色相基调为主,影片中每一种绚烂的色彩都仿佛是元盗们美梦的化身,这让影片中每一种色彩都有各自的质感和内涵,融合在一起就是梦想的颜色,既凝重浓郁又轻盈如雾……

《燕尾蝶》的主题与内容是充满追逐梦想的激情与活力的,因此红色在片中是绝对的主导,能将红色衬托得更艳丽的就是绿色了,红和绿的搭配贯穿影片始终,红绿搭配世俗,一如众人追求金钱的梦想,但红配绿又同时充满原始的生命活力,一如片中元盗众人。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红绿高饱和色的主调,容易让人产生迷乱之感,导演借此营造出一种如梦般的迷离,同时红绿搭配的艳俗又象征着元盗追逐金钱的世俗。

红绿搭配是华丽的,但影片的基调又是沉重悲凉的,里面包含许多黑白灰暗色,比如阴沉的鸦片街、灰暗的YEN TOWN CLUB,影片中通过明暗的强对比营造氛围。大部分影像处在非常低沉的暗调中,残酷、阴暗。但光影带来的强列明暗对比,又给人带来坚硬又力度的效果。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导演加入暗色调,影射现实,通过明暗对比,呈现出一种梦与现实交融的错乱,同时暗含着美梦有多绚烂,现实就有多黑暗。

2.人物色彩对比

明色调的古力果和飞鸿:

古力果风情艳俗,又善良有爱心,她在片中是彩色的,总体是红色系。出场时穿着红底黑花的吊带裙,此后出场也均为红衣、红裙、碎花,这种松散、随性、柔美的色彩和花纹是古力果这一人物形象的直接书写。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飞鸿以土红色旧衣服出场,他在片中象征着追逐梦想的幻灭者,他的红色不同于古力果的热烈,是暗淡的,与他染绿的头发形成互补对比。

  • 暗色调的雅佳和阿朗:

雅佳的色彩以黑白灰为主,表现出她沉默、坚强、纯洁与阴郁的角色定位。白衬衣黑裤子,或灰绿、灰褐的T恤衫,看似可以配合任何彩色的色系,仿佛始终都处在配角的位置上,但是全片看下来,我们就会知道其实雅佳代表的全片的核心精神,具有黑白灰纯正的气质:百搭低调但坚韧刚强。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影片中从始至终冷静自持的人物阿朗,他的色彩是黑色和蓝色,符合他冷血杀手的人物设定和理智克制,波澜不惊的性格特征。

正如《电影美术概论》一书中所说:

“人物色彩是以主客观色彩或色调表现人物的思想、性格、情感、心理、心灵的内容。”

影片中古力果和飞鸿属于明色调,代表逐梦的热烈与生命的燃烧,他们是这场淘金美梦热情的参与者,而雅佳和阿朗属于暗色调,代表着与浮华幻梦的疏离冷漠,他们一直冷眼旁观这场虚妄的美梦,在阴郁的社会底层坚定地走着自己的步调。

04 通过虚构的“淘金元都梦”,暗讽现实的无脑鸡汤

影片中怀揣着“元都发财梦”的青空修理站元盗们经常去垃圾场淘宝,破损的雨伞、废弃的电视……而淘来的“宝贝”并不能让他们赚大钱,他们的生活依旧清苦,由此可见片中众人听到的“元都是造钱机,造梦地”的说法均为虚言,飞鸿他们用自己的经历打碎了这一幻梦。

同时导演还在影片中设置了两个小玄机,暗示”仍不断有人重蹈飞鸿等人覆辙“这一现实。其中一个玄机是影片开头旁白介绍着元都和元盗,影片结尾同样的旁白又出现了一次,前后呼应,形成一个闭环,周而复始,暗含这个故事还将不断重复的意味。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另一个玄机是开头的一个远景,斜阳照耀下,一辆印着“元盗”字样的车辆在一片旷野中缓缓行驶。这一幕也暗含了周而复始的意味,斜阳可以是旭日东升,是梦想的开始,也可以是落日余晖,是梦想的落幕;“元盗”车可以是开去前方,也可以是开往归途。同一幅场景,可以有截然相反的两种理解。雅佳他们这批元盗的梦醒了,他们踏上了归途,但是也很有可能是新的一批怀揣着发财梦的元盗们的到来……

岩井俊二“非主流”犯罪剧情片《燕尾蝶》:迷乱世界中的自我构建

岩井俊二导演虽将故事背景设在虚构的元都,却是现实中上世纪80年代东京的隐射:当时日本经济泡沫还未破碎,日本的普通工资相对于其他国家而言是一笔巨款,以至于当时民间流传着各种赴日之后暴富的传言:谁谁谁在日本从事收尸工作,赚了一大笔钱,又或者谁谁谁在日本倒卖垃圾堆里的废旧家电,发家致富……

有人可能会说这么蠢的话居然还有人信,果然是电影,都是瞎编的。那么,我们把影片中的淘金梦放在当前的生活中看一下,看看这编织的幻梦在如今社会是否依然存在,是否还有人信。

“27岁2000万全款拿下别墅,我是怎么做到的?”

“30岁从负债300万道翻身,我是如何做到的?”

“睡后收入每天3万,躺着赚钱,我是这样做到的。”

……

这样的内容在各短视频平台不胜枚举,这样的内容与电影中的元都淘金梦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适应当今社会,换了一层伪装罢了。

而这些”年轻暴富“、”逆袭翻身“、“躺着数钱”之类的视频点击量都不低,有的甚至能到10万+,更有甚者能成100万+爆款,我们一边嘲笑着电影中众人的愚蠢,一边又被各种无脑鸡汤洗脑,那些点赞收藏就是我们相信虚梦,重蹈覆辙的证明。

影片虽是虚构,影射的却是现实,如今社会盛行的各类“成功学”便是影片中的淘金梦。导演通过飞鸿等人的经历告诉我们虚妄的梦想终将破灭,如雅佳那样看清自己,坚守本心,踏实走好脚下路才是正途。

结语:

岩井俊二的《燕尾蝶》通过雅佳这一角色向我们传递出生命的力量,通过燕尾蝶和《My Way》两个意象贯穿始终,又经由雅佳这一角色将二者交织起来,同时影片采取强烈的明暗对比,奠定影片基调,突出人物特性。

导演特意将故事设在一个虚构的城市,却透过这个虚构城市里发生的虚构故事影射出了再真实不过的现实。

碌碌一生,我们究竟可以拥有什么呢?或许正如《My Way》歌中唱到的歌词一般:“对于一个人来说,他可以拥有什么?唯有其身,别无他物。”

活出自己,认清自我,保持本心就是我们人世一遭唯一能给自己的最好的礼物。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