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之死》2:为什么互联网让人变蠢?

原标题:《专家之死》2:为什么互联网让人变蠢?

大家好!欢迎来到逸远的小小书局,本期接着给大家说说《专家之死》这本书。

《专家之死》2:为什么互联网让人变蠢?专家之死

在前互联网时代,印刷机文化是精英的,由少数人说给多数人听。而互联网是民主的,所有人说给所以人听。这造成的第一个后果就是“史特金定律”。

史特金是个科幻小说家,他说,“不光是科幻小说,其实任何话题的内容,90%都是垃圾”。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精英的印刷机时代。到了互联网时代,垃圾的比例可就远远不止90%了。

谎言、错误的信息太多,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美剧《切尔诺贝利》一开头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谎言的代价并不是它会被错当成真相。真正的危险在于,如果听了太多的谎言,我们就失去了识别真相的能力。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不在乎什么是真相了,而只能满足于编造的故事……”

这段话什么意思呢?就好比我们没饭吃,只能捏着鼻子去别人的垃圾里找没吃完的剩饭。这么找啊找,用不了多久,我们不仅变成了吃垃圾的物种,还一边吃一边吧嗒嘴呢。

这说的是互联网让人变蠢的第一个原因——信息过载,淹没了所有人。而这些信息中,绝大多数是错误的、肤浅的、片面的。没有人能够在垃圾信息的饱合攻击下幸存。

第二个原因,是大众对专家的主观恶意。以前普罗大众只有听的份儿嘛!只有知识分子、专家才有说话的资格。这就让普罗大众积攒了一肚子的怨气。现在终于盼到了互联网,咸鱼翻身了。

专家并不是不犯错,而只是犯错的概率比较小。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专家们犯错的概率怎么也小于50%。如果你非要当个杠精,什么都跟专家拧着来,人家说东你非说西。那么,比较蠢的那个显然就是你。

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当个杠精呢?尼科尔斯认为,主要还是太寂寞了,太渴望被接纳了,太渴望能占别人点儿内存了。

第三个原因,尼科尔斯说,互联网坏就坏在“即时”两个字上。这让人很浮躁。手比脑子快,还没想明白呢,话已经说出去了。然后被啪啪打脸,面子上下不来,怎么办呢?那就是“逆火效应”——越是蠢,就越是要花更大的力气来为自己辩护。

展开全文

互联网让人变蠢的第四个原因是,它造成了我比专家厉害的幻觉。因为专家、知识分子,总是CP,也就是内容生产者嘛。而在互联网上,内容是极度过剩的,稀缺的却是眼球。虽然我是个屌丝,你是个名人,但我关注你了,那就是我对你莫大的恩惠。

《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就举过这么个例子。他去买裤子,卖裤子的小哥认出他来了,说“你是弗里德曼吧?我看过你的书”。弗里德曼满嘴说谢谢谢谢,心说“这会儿我再开口要求给我打个九八折,是不是太人渣了?”你看,专家和普通人,在互联网时代,心态已经完全颠倒过来了。

但是,说一个屌丝比一个专家厉害,这个屌丝自己也不相信。怎么办呢?屌丝们就聚集起来,形成蝗虫效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隔三差五的,帝吧出征了,某个明星的粉丝又去把谁灭了……就是这么所向披靡。有制片人一看,哇!这个明星这么有号召力?赶紧的赶紧的,投80亿,让这明星出任男一号,咱拍个大片儿。这个电影,票房十有八九要糟糕。因为真正让明星的粉丝们爽的,是聚集在一起当蝗虫,而不是一人买一张电影票。

互联网让人变蠢的第五个理由,尼科尔斯说,就是大数据。即使我们不刻意去屏蔽我们讨厌的东西,网站也会根据点击记录主动推送我们喜欢的东西,给每个人制造一个信息茧房。我们喜欢什么?当然是和我们观点一致的人啊!这么着,就让每一个蠢货都能在长尾里找到同伴,互相打气,比剪刀手喊“哦耶”,以为自己是正常人……

以前我觉得互联网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结构,可以出现更多元的声音,能达成更多的共识。自从移动互联网的来临,我成为一个码字的小编,每天都能深切感受到来自网络的怨气与怒气,反智主义大行其道,决绝鲜明的态度最为重要,多元的声音没有出现,更多的共识也没有出现。老实说,我本人也制造了不少垃圾信息,也不敢保证我现在这个号上的信息都不是垃圾。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