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刘生日快乐!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最新版)

原标题:大刘生日快乐!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最新版)

今天是大刘生日,我们准备了一份实用的生日礼物——

《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4.0》

大刘生日快乐!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最新版)

这是大刘在各类采访中【反复被问的问题】【反复给出的答案】

本文是继《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1.0、2.0、3.0版后的最新版,更新了最近大刘常被cue到的热门问题。

我们的目标是:

1、指导初阶粉丝快速了解刘慈欣

2、帮助中阶粉丝加速进化为高阶粉丝

3、为大刘分忧

我们觉得可以开通刘慈欣热线——

问三体相关请按1

问相不相信黑暗森林请按2

问小时候看什么科幻长大请按3

问最喜欢的科幻作家请按4

问下一部作品请挂机

找大刘合作的主办方/媒体老师,强烈建议先通读本文,然后按0接通人工客服,谢谢。

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4.0

Q1

【作品的视觉化改编?】

展开全文

【期待】

“希望视觉化改编的过程中,能够遵循视觉化艺术规律,把原先小说中那些吸引人、震撼人的地方通过视觉化的渠道展示出来,甚至加强。《带上她的眼睛》《梦之海》《镜子》这些作品,因为短篇改编电影相对来说难度小一些,容易一些。”

Q2

【中国科幻应该拍什么?】

【各种各样的】

“中国未来科幻电影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正确的方向是多种风格的,各种各样的科幻电影都得到充分的发展。有很传统的硬科幻,也会有很文学的,或者是大众化的科幻,这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我不希望看到中国的科幻电影被某种作品形成的框架给框住了,这会是一个很不乐观的现象。当然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一切才刚刚开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Q3

【好看的中国科幻片?】

【别着急】

“经典、好的、成功的科幻电影,建立在庞大数量上,就像金字塔的塔尖。美国科幻的成功建立在大量B级片基础上。我们作为中国人,没看到大部分被时间淹没的作品。中国科幻电影不能指望拍那么几部,每一个都是经典。这不太现实。还有一个困难:我们要产生一个好的科幻电影市场,必须有优质的原创内容,可是现在国内缺少优质的原创内容。优质的小说,优质的剧本,这些都是科幻电影的基础,我们很缺少。”

Q4

【小说和影像的关系?】

【影像更好】

作为一个作者,我对文字乃至文学在科幻上的表现力是没有信心的。大家可以在我早期的小说中看出这一点。我从来没有用文字真正地把自己想象的画面表现出来,一次都没有过。我个人认为科幻更适合用图像表现,而不太适合用文字。当然很多人,特别是一些作家不会同意我的看法。他们认为文字仿佛有种魔力,而图像把人的想象固定了。其实我觉得不一定,因为想象不是无源之水。如果没有以前的视觉经验,你什么也想象不出来。电影里图像对科幻的表现也是我们想象力的源头之一,它能由此催生更多、更绚丽的想象力。所以我真的认为科幻很适合用图像表现,至少对我个人来说,文字表现是迫不得已,没有办法。”

Q5

【最期待的技术突破?】

【都行】

“首先是太空开发探索,第二个是基因工程、分子生物学,因为它的巨大成功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生活。当然其他的领域,像人工智能、能源工业等等,都很期待。总的来说我的期待就是,所有这些领域,航天、基因工程、能源、人工智能等等各个方面,任何一个领域发生突破都可能带动整个人类历史向前。”

Q6

【看日本科幻吗?】

【看】

“日本科幻对我的影响很大。具体到《三体》,其实受了《日本沉没》巨大的影响。怎么来的呢?我看《日本沉没》后很震惊,一部科幻作品竟然能把一个民族深处最敏感、脆弱的对未来的恐惧感体现出来,我就想写一部中国的《日本沉没》。我就想,中国人对未来对末日的恐惧是什么?想了很多年,没想出来。但作为人类,我们对宇宙肯定有共同的恐惧,这也是《三体》重要的思考来源。”

Q7

【怎么看待你作品的巨大影响?】

【读者的共鸣】

“科幻小说是最容易让跨文化的全球读者产生共鸣的内容。在科幻小说中,人类是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人类共同面对挑战与苦难。与一般的传统文学中所描述的不同,这不是一个人的苦难,而是整个人类共同面对的苦难,这也更容易让全球读者就此产生共鸣。”

Q8

【中国科幻为何在海外引起关注】

【时代使然】

“中国科幻作家的作品为美国科幻文学带去了新鲜与差异,这是中国科幻作者在美国取得关注的原因吧。另外,中国文化的存在感应该是根本原因,这也是时代特征。科幻文学是一个特殊类型的文学,它只在那些快速发展的国度活跃。而中国目前恰恰处于这样的阶段。”

Q9

【好科幻的标准?】

【让人仰望星空的】

“这个标准可以千差万别。我有一个想法,假如一个人看了一部科幻小说之后,在下班时候停下脚步仰望了一下星空,我觉得这部科幻小说就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为了祝大刘生快+回馈粉丝,我们决定一次性附赠1.0~3.0版的内容。

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3.0

2019年2月发布

Q1

【《流浪地球》还有扩展空间吗?】

【有】

"第一是故事开始的这个阶段,地球如何启航,如何建造地球发动机,这个是我最希望扩展的。第二个最能扩展的部分,就是地球这2000多年漫长的航程中,人类的社会是如何演变,如何进化的,这也是能够扩展的一大块内容。"

Q2

【带着地球跑不科学?】

【是美学价值】

“科幻小说本身是一个文学题材,它有自己的美学上的追求。《流浪地球》把地球作为飞船,显然有它的美学价值。这个是在技术层面之外考虑的。”

Q3

【《流浪地球》里的家园情结?】

【是潜意识】

“《流浪地球》刚写出来的时候,有一位评论者说了一句话:我从你这篇小说中看到了很深刻的回乡意识。当时我并不认同,这是一个向太空深处孤独流浪的作品,哪来的回乡意识呢?但后来一想,他这句话说得十分有道理,这里面确实体现了一种深层的、文化上的、哲学上的回乡意识,而这种意识很可能是中国人所特有的。 ”

Q4

【什么品质在太空里最重要】

【吃苦】

“至少在早期或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太空的生活是很艰苦的,而且充满风险。所以进入太空生活的人可能要把人类曾经有过、但已消失的一些品质再度恢复起来,比如大航海时代和更早的时候,人类身上所具有的一种品质就是勇敢,敢于冒险,能够吃苦,能够忍受恶劣的环境,同时具有集体主义的协作精神。”

Q5

【去太空最想做啥?】

【到处走走】

“首先我当然想到地球轨道上看看地球什么样,然后到月球上去看看,然后再到火星上去看看,就是尽可去能多的地方,体验尽可能多的太空生活。”

Q6

【为什么太空发展这么缓慢?】

【不赚钱】

“大规模投入的那种太空航行,难以带来足够的经济回报。在今天重商主义的社会里,这是一个巨大的障碍。这个障碍如果不克服,我觉得真正的大规模得太空开发是不太可能的。

Q7

【为什么要仰望星空?】

【不能待在摇篮里】

“我们待在地球上,就相当于待在摇篮里,而这个摇篮它迟早会发生灾变的。从长远的未来看,太空开发的理由是很坚实的,地球只是太空中的一粒尘埃,我们守在这么一个小小的世界上,它迟早会变得不适合于人类生存。”

Q8

【人类文明的延续?】

【去太空】

“很简单,我们去开拓太空,建立无数个新世界。我认为这是人类文明在宇宙中长久发展的唯一一条路。”

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2.0

2016年6月发布

Q1

【人工智能的威胁?】

【怕啥】

“AI 正面临着一个重要的拐点。现在AI的最大威胁不是说要征服人类,而是抢走人类的工作。事实上,人工智能和人类共存是很光明的前景。如果我们应对正确的话,人工智能是人类走向新生活的一个机会。但这个新生活是什么样子,其实很难想象的。如果90%的人都不工作了,只有10%的人还在工作,我们的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该怎么样运行这样的社会,这是很有意思的科幻小说主题。”

Q2

【你的小说为什么那么黑暗?】

【很乐观啊】

“我从来没有一篇科幻小说写的是人类努力飞向太空却把自己导向毁灭的。《三体》中,导致人类毁灭的,不是人类飞向太空的种种努力,而是外星人的入侵。而飞向太空恰恰是从毁灭中逃脱的唯一办法。至于飞向太空之后的各种副作用,其实理解起来很正常。毕竟各项事业都有可以想象或者想象不到的副作用。”

Q3

【黑暗森林理论被应用于商业分析】

【看不懂】

“小说写完以后,它就属于读者了。读者觉得小说有意思的话,会解读出自己的东西来。这在我看来是很正常的文学阅读的结果。但是读者解读出来的,并不一定是作者就想到的,对吧?科幻小说的作者最大的精力,往往是思考,怎样用想象力来构造一个好的故事。读者解读出来的商业方面的内容,可能跟读者的身份有关。自然就会有经济学或者社会学的解读。但我在小说中,什么学都不想介绍。我想的,就只是讲一个好的科幻故事。我从科学中寻找科幻资源,基于对科学的想象力来构造创作,并不是用科幻小说来普及科学。用科幻小说来普及科学,我认为这其实也是做不到的。”

Q4

【最喜欢的作家?】

【克拉克】

“这个我可以肯定地回答是阿瑟·克拉克,在他的《2001,太空奥德赛》中,科幻的魅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它用宏伟壮丽的文笔生动地展现了人与宇宙的关系,同时具有哲学的抽象超脱和文学的细腻,其上帝的视角给了我很大的震撼。 ”

Q5

【这么红开心吗?】

【只想躲起来】

雨果奖确实对我和我的作品的知名度有很大提升,更重要的是,让多年来在中国一直处于边缘状态的科幻文学受到了社会和新闻媒体空前的注意。但从我自己来说,我希望公众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作品,而不是我本人身上,所以我习惯于远远躲在自己的作品后面,避免成为公众人物或明星式的作家。”

Q6

【有外星人吗】

【不知道】

“别说外星人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例确切证明地球之外还有生命存在的证据。所以我们谈这些肯定是空对空的。有一种可能是,整个宇宙中,就地球上有生命,人类是一种极其偶然的现象。我毕竟不是科学家,是写科幻小说的。我最关心的是从前沿的科学理论中,能够得到什么故事资源。主要还是关心怎样用它来产生好的故事,有更多好的创意。”

Q7

【三体宇宙】

【好】

“《三体》三部曲发表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现在它已经拥有了大量的读者,我觉得这部作品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三体》所表现的主题:生命、文明和宇宙的关系,无疑也将是人们长久思考和想象的对象。我期望这部科幻小说能够成为一个起点,一个框架和平台,通过它能有更多的人,用基于科学的想象力构建起更为宏大和更加丰富的世界。传说古代有一个国王,出于对去世的王后的深切怀念,为她建造了一座纪念宫殿,宫殿建成后,国王沉浸在它那无与伦比的宏伟和壮美中,偶然看到了其中停放着的王后的棺楟,觉得它在这儿显得多余和微不足道,于是说:“把那东西拿走。”我希望《三体》最终会成为那具棺楟。”

采访刘慈欣不要问的问题1.0

2015年11月发布

Q1

【获奖高兴吗】

【嗯】

“能获奖,我真的很高兴。但另一方面,今年的评选也受到政治因素的很大干扰,两个美国右翼作家团体的行为对雨果奖造成了损害。这次奖项的评选是十分复杂的,所以对获奖也保持平常心。”

Q2

【怎么看“单枪匹马”】

【中国科幻还没到世界水平】

“中国科幻不会因为一两部作品的成功,就说中国科幻达到了世界水准,这个说法我认为不切实,不确切。这两个科幻奖的提名意义就是让世界,让美国的科幻界,世界的科幻界知道中国也有人在创作科幻文学,也能创作出全世界,至少也能够被美国读者欣赏的作品。”

Q3

【压力大吗】

【不大】

“《三体》之所以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力,除了作品本身外,还有各方面外部原因。比如当初《三体》兴起时,正是微博开始普及的时候,网络舆论发挥了很大推动力。所以说这部作品能成功是各种因素凑巧形成的合力。其中的偶然性可遇不可求,不是作者可以掌控的。因此没有必要每部作品都想着要去超越《三体》。不是说没可能,只是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大,这一点我认为作家都应该心里清楚。”

Q4

【怎么走上科幻这条路】

【因为喜欢】

“应该是文革时期,这方面的书也没有什么,而且那个时候,在我们国内也没有科学幻想这个概念,我读的第一本科幻作品是凡尔纳的《地心游记》。至于为什么开始写,因为自己看的科幻小说,成为了一个科幻迷,于是就开始写。”

Q5

【下一部作品】

【别着急】

“我有个习惯,就是不太和别人交流想法。我写科幻有一个强烈特点,就是以创意为核心,所有的动力在于把创意变成故事,突然有一天你发现这个创意别人已经有了,一下就失去动力了。在这个想法上我就浪费了将近两年时间。打一个极不恰当的比喻,你知道女朋友已经出轨了,你当然还可以跟她相处,但怎么想怎么别扭,当然你可以写下去,但相当难受。正因为写作是件很艰苦的工作,就像跟女朋友相处也很艰苦,您得有动力才行。艰苦里面有愉快,写作也是。”

Q6

【对新人建议】

【在业余时间写】

“其实关于文学写作本身的建议,我提不出了,因为科幻它风格是多种多样的,而且这个作为一个作者,他成长为作家,他走的路也完全不一样。说到建议,我只能就写作之外提出建议,比如写科幻,一开始是业余写作,千万不要抛弃自己的工作去专业写作,那个就比较困难了。因为我们的市场还养活不了专业作家。所以你要是想写科幻,最好业余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不要专业去写。还有如果你如果是一个学生,不要因为写科幻耽误了学习,这是一个建议。”

Q7

【科学知识怎么学】

【多看书】

“知识的积累只有看书,我也不认识什么科学家,也没什么机会去参观火箭卫星。我喜欢看历史、科学、军事方面的图书,有时也看科幻,目的只是看看自己的想法是否别人已经有了。”

Q8

【怎么看三体电影】

【随缘吧】

“《三体》电影要尽可能做到最好。第一次拍摄没有经验,要抱着一个平和的心态去看。但在真正拍出来之前,你怎么知道这部电影就不好呢?我还是很期待这部电影的。”

Q9

【黑暗森林为什么这么黑】

【现实原因】

“这个就曲折反映了我的个人经历。因为写《三体》之前我们那个企业是一帆风顺的,发电企业收入也好,工作也稳定。可写《三体》的时候,赶上哥本哈根跟人家承诺减排多少,电力系统开始大动手术,关停小电场,关停中等电场,就连我们中大型电场都要关了,这个消息一传出来,企业里面氛围马上不同了。我们企业有2000人,新建一个大发电厂,只能容纳400人,剩下这1600人去哪儿?在这个氛围之下,《三体》的风格就变得有些阴暗了,生存竞争就浮出水面了。”

注:本文所有回答均来自各个活动和采访的真实记录

来,留言写一句话

祝宇宙毁灭者刘慈欣生日快乐

?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