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原标题: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时间洗去了过往生命岁月中太多的痕迹,留下最深的确是儿时的那些画面,仿佛生命只有两端,中间的无论如何精彩、绚烂,都无法在脑海中驻足太久。

无疑,乡村露天电影是孩童时代,烙入脑海中最深的印记,有时候很庆幸自己能赶上那个时代激变的尾巴,抓住一点点那时代的气息,乡村露天电影就是那时候走进我的记忆中。

夜晚一束强烈的光、晒场上形状各异的木头板凳、带有黑边的巨大幕布以及电影开播前幕布中间大大的“静”字,还有那哒哒作响的发电机的声音……

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消息

常常有这样的场景:在夏天黄昏的时候,我们还在晒常(场院)收拾蚕豆或稻谷的时候,会不经意听到一些激动的声音。这些声音的传播最早是在小孩子间发出的,他们兴奋的对着大人们说今晚场院要放电影啦,然后整个场院就开始骚动起来。

大人就鼓励小孩子赶快打起精神干活,然后早点回家吃饭,晚上就能来看电影了。于是那些小孩子脸上开始荡漾幸福,干活特带劲,而大人们也似乎也高兴起来。

这些消息我至今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孩子最先知道。总之一听到这消息,我心里特激动,仿佛明天不用去上学一样。那个时代,娱乐活动特别少,可以说几乎没有,没电视,什么都没有。

展开全文

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如果说要有的话就是吃完饭大家坐在一起聊天。所以,这样的消息就显得如此珍贵,而传递消息的人则更是神气的不行,仿佛告诉人们这消息是我第一个说出来的。

而关于这消息也会在很短的时间传播到隔壁邻村,那的年轻人经常骑着自行车来看电影,他们会把手电筒捆绑在车把上,自诩为“武工队”。

我是从我舅舅那知道这些事情的,如果别的村也要放电影的话,我舅舅他们就会和村里一帮年轻人骑车去那看,为此还经常引起打架、斗殴的事情。

场院

在农村,几乎都有场院,也叫晒场,故名思意就是专门用来晒稻谷或其他农作物用的,那或许是那时代最好的地面建筑。因为是用碳灰混合碎瓦片浇筑成的,比起当时的纯土地面结实了不少,最主要的是因为可以防止雨水的损害程度。

我们村那时候每一家都可以分得一小快面积大约18平米左右,每到农忙的时候,晒场是最热闹的地方,大人、小孩、狗、鸡都来凑热闹。

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场院在那时代对农民来说很重要,因为一年到头的庄稼要在场院上翻晒、脱粒、如果错过的时间,那就意味着整年的庄稼有可能作废。

记得,我母亲还曾经为这烦恼忧虑过,因为我们家是个大家庭,每家都要用场院,而每家收获粮食的季节又非常集中。所以,围绕场院使用的邻里矛盾非常多。

场院除了给我这些记忆外,就是有关露天电影的了。

夏天的场院,白天繁忙,到处是收获的动作,人身上都是灰尘和泥土,汗水侵透了他们的衣服,黄昏时候,待粮食收拾完备妥当,整个场院显得很整洁、干净,虽然依旧是泥土、草堆、粪土,但我总以为那时候是场院上最干净的时候。

板凳集会

露天电影消息确认后,大家似乎都明白今天要早点回家做饭吃,好可以早点来占个好位置,其实还不等吃完饭,场院已经被各式各样的板凳占据了,他们大都是象我这样的小孩子,早早就回家去帮板凳来占位置了。

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那时候场院上摆满了凳子,什么样的都有,有的是做工很精美的老式板凳,上面还雕刻着花样,有的就纯粹是草凳,上面蒙了一层破布,有的是条凳,可以坐三个人,虽然各家都能认出自己家的板凳,但小孩子还是在板凳后面或隐蔽的地方写上自己的名字或爸爸妈妈的名字,以防被别人认错拿走。

在电影还没有开播的时候,很多大人也来到场院等待,他们都带着“活”来的,有的妇女在那织毛衣,有的在那剥黄豆、玉米,更多的人是在那聊天,边吃瓜子边抽烟。我现在还记得一个场景,那时候我奶奶带着我弟弟坐在一个板凳上剥黄豆。

跑片

这是我自认为我对电影了解的第一个词,那时候,放电影都需要等别人把“片子”(类似一个唱片的东西)从城里或是别的村拿来才能放,所以,跑片是焦急的等待,大家都在骚动中边骂边等。

直到听到人群深处传来骚动,就知道片子到了,与是大家都安静了下来,随后挂在场院一面墙上的幕布上开始明亮起来了。

首先出现的是一个有圆圈的大大的 “静“字,随后就会出现“一个五角星”,还有些小星星,下方着着一行字“八一电影制片厂”,遗憾的是那时候我看过些什么电影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印象最深的是要数《画皮》了,这是我在录天电影中唯一记得的电影。

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电影放映的前的过程中,一束光从人群中央发出来,投射在远处的幕布上,我们那时候很调皮,在光束前面用手摆出各式造形状,然后就能在幕布上看到我们的形状,有的孩子索性直接跑到幕布前跳各种动作,然后就在大孩子的责骂声中跑开。

如果电影在夏日播放,在放映机投射出的那一束光的线路上,可以看到很多蚊虫,飞来飞去。

那时候,我们很惊讶,为什么那个东西能放出这么些人还有声音。

到现在我仍旧记得,那时候放电影用的那快幕布就是挂在我家的房子的一面墙上,虽然那时候那房子不属于我家。

但后来,我爸爸把那房子买了,重新建了个新的楼房,有时候回家的时候,经过那里我还会不自觉的朝那看看。

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其实,那时候对我来说还很小,放什么电影并不是我关注的,我们关注的是那时候我们可以和很多人在一起,大家集在一起,大人们看电影,我们小孩子就围着大人或在他们大人的人群中钻来钻去,这是我们最幸福的事情。

电影结束了,大家就拿着自己的凳子回家了,路上他们会谈论电影中的人,还有年轻人会责骂电影中的坏人,会夸赞电影中的好人是如何如何的好。好象那时候的电影只有好人与坏人的区别.

那时候,就在想啊,要是天天都能看到电影那多幸福啊。

多年以后,当我站在北京地坛公园露天电影屏幕前,我就会想起在故乡晒场上看露天电影的那个夏天的夜晚。

更多内容关注同名微信公众号“滇农内参”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