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原标题: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

哀乐低回,挽幛轻垂。

今天,著名作家叶永烈的告别仪式在上海举行。百余位来自各地的亲友手持白玫瑰,前来送叶永烈先生最后一程。当天,一直牵挂着这位游子的故乡也来了不少人——温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叶军、温州日报代表等等,大家专程赶到上海参加了此次告别仪式。

5月15日9时30分,叶永烈在上海长海医院病逝,享年80岁,他熊熊燃烧的创作之火永远熄灭。

叶永烈,1940年8月生,浙江温州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著名小说家、传记文学家、报告文学家,早年从事科普科幻创作,笔名萧勇、久远等,以长篇小说及纪实文学为主要创作内容,曾任中国科学协会委员、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常务理事、世界科幻小说协会理事。叶永烈曾形容自己为“一辈子的码字匠”,一生创作了超过3500万字的作品。

1940年,他出生在温州鹿城区铁井栏,祖籍乐清七里港。在他的自述里,父亲是一家银行的行长,但有着深厚的古文功底,“每天开门前带领员工读《古文观止》”。

虽长居上海,但故乡温州,一直是叶永烈称之为“根”的地方,多年来,故乡与叶永烈互相牵挂,温州始终注视着他不断前行,他亦不断地重返温州,寄放乡愁。

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展开全文

叶永烈与《温州日报》情缘深厚。11岁时,叶永烈的第一个作品即发表在《温州日报》前身《浙南日报》上,这首名为《短歌》的小诗,70个字。

在孙金辉这位原温州日报副刊部主任眼中,叶永烈先生是一个典型的讲义气的温州人,无论温州名声或褒或贬,无论自己身在何方,他都不会忘记温州,更不会忘记当年《浙南日报》给他的激励。孙金辉任温州日报副刊部主任期间,叶永烈只要回温州,都会来温州日报社坐坐,报社向他约稿,他总是毫不推辞出手迅速。叶永烈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到:“在五年级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使我多变的兴趣从此固定下来,竟决定了我毕生的志向。”这件意想不到的事就是指他写的那一首小诗,扔进“投稿箱”后,收到他平生第一封报社编辑的来信。

许多年后,叶永烈苦苦打听,找到当时给他写信的副刊编辑杨奔。1987年春节前夕,他一回到温州就到龙港拜访早已退休的杨奔编辑。2015年3月,他还将那封来信收入《历史的绝笔——名人书信背后的故事》一书。

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叶永烈与家乡青少年阐谈创作心得

从11岁起发表作品,20岁成为《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叶永烈一生出版180多部著作,文字达三千多万字。

叶永烈一生热爱写作,追求知识。他曾说:“我曾想在墓碑上写,对不起,我不能再为你回答为什么。后来,我想改成,请到图书馆来找我。”

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记者昨天在叶永烈先生家采访了他的妻子和大儿子,他们回忆了叶永烈先生作为丈夫和父亲深情和柔软的一面,比如经济困难时,他常常自己动手为妻儿做衣服做鞋子,他甚至还给家人编织过毛衣。有时候出差坐飞机分发糕点,他从来舍不得吃,都带回家给妻子儿子吃。

有人说,叶永烈是与时代巨轮同时启航的一位泳者、勇者。在叶永烈大儿子眼中,父亲对时代变化的敏锐、用一生做好一件事的勇气,正是典型的温州人性格。去世前十余年,叶永烈曾动过手术,之后他不仅没有停止写作,反而更为勇猛精进,开足马力,几乎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尽量把要写的作品写出来,只为在告别这个世界时没有遗憾。

他确实做到了。

"

未来、过去和现在

──回忆姑父叶永烈先生

今天,叶永烈的侄子、新西兰温州商会会长杨仿仿发文深情追忆姑父,文章中写到:今天,6月1日。是我姑父叶永烈的告别式。远在南半球的我,思绪起伏,伤痛莫名。忍不住,我还想问问姑父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1995年於上海城隍庙 左一杨 仿仿,右一叶永烈。

作者供图

在南半球醒来的清晨,手机上好几条朋友转来的消息,“著名作家叶永烈因病去世”的字刺眼地映入眼帘,一度以为是网上恶搞,但噩耗随即被证实。

打从记事起,便知道姑父是《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是《小灵通漫游未来》的作者,早早就名扬海内,几乎人尽皆知的一个名字。只是,作为骨肉至亲,我们分居不同城市,见面的时间并不多。

姑父是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在报考北大的时候,一直有着新闻记者梦的姑父因担心考不上北大,听从了他父亲的劝告,改为报考化学系,“至少毕业了能够做肥皂和雪花膏”,不会没饭吃。热爱文学创作的姑父,在考上北大化学专业后,心有旁骛,专门去蹭中文系的课,姑父心底的文学梦想和化学专业知识的结合,是后来他成为《十万个为什么》最主要作者的重要原因——在枯燥乏味的化学专业之外多了一份浪漫的文学情怀。在当时出版《十万个为什么》的主编者眼里,姑父的文字要远比其他撰写科学知识的文章来得有趣而生动。现在想来,或许,一切都是上天厚爱他,给予他这么独特而不可替代的机遇,可是,这样的机遇,还有其他人可以抓得住吗?

温州人说一个人倔强,用的是“执着”的“执”字,家里长辈都会说“阿烈执显执”。姑父的执着,也成就了他另一本著作《小灵通漫游未来》,这本写于1961年,直到1978年才出版的科幻作品,通过书中一个心明眼亮的小记者小灵通漫游未来市的所见所闻,描绘未来科技的发展,书中提到的许多幻想现在都已经成为现实,譬如可视电话、隐形眼镜、人造肉等等。姑父审时度势,低调处世,两耳不闻窗外事,在上海仅12平方米的蜗居内笔耕不辍,内心对未来的美好幻想却从未放弃,这种毅力,亦绝非常人可有。改革开放后,“孕育”几近二十年的《小灵通漫游未来》横空出世,激起了一代人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从某种角度说,更是为将来的中国科技发展画下了极具前瞻性的蓝图。

我真正和姑父接触,始于1993年底,那时候的姑父早已经名满天下,但还是住在上海漕溪新村40平方米的蜗居,除了已经出版影响一代人的《十万个为什么》、《小灵通漫游未来》,姑父以似乎是温州人特有的敏锐地注意到了时代的需求,更或许是步入“知天命”之年龄的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年代,开始跨界写作。在八十年代开始,他开始转型,从名人传记入手,走访了大量名人,一时洛阳纸贵。以至于坊间一度以为有两个出名的叶永烈,一个是写科普科幻的,一个是写文史传记的。

九十年代初,我们已经移民美国,两个表哥叶舟、叶丹也一前一后到美国留学,待到在美国立定脚跟后,姑父姑姑于1993年底首度赴美探亲游玩,就住在我们洛杉矶家里。

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1993年12月3日,姑父叶永烈,姑姑杨蕙芬仿仿在洛杉矶家中割草。

那时候,我喜欢中国的布鞋,跟姑父电话里一说,他便到处为了给天生大脚板的我买上45码的布鞋,几乎跑断了腿,来美国的行李中,送给我的礼物里,就有他跑了许多地方才买到的45码布底老头鞋。

在美国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们同吃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出门则由我担任司机导游,我们去拉斯维加斯,去环球影城,去渔人码头,去旧金山《文星》杂志创始人萧孟能(李敖的老板)家里拜访,接受当地中文媒体的采访。

让我印象极深的是,外表温和宽厚的姑父,每当夜幕降临,必然坐在电脑前面辛勤笔耕,当时,姑父从中国给我带来了表形码中文输入软件,这也是我此生接触的第一份中文输入软件。家里当时就只有一台电脑,理所当然的,这台电脑就暂时让给了姑父,我则在姑父用完电脑之后,赶紧蹭到电脑前,开始我的中文输入。姑父来美,父亲的华人朋友中,无论大陆、港台,都争相来家里见面,或邀请姑父去做客,我也因着和姑父共用一台电脑,而得到父亲朋友的慷慨捐助,获得了一台免费赠送的电脑,从那个时候起,我和姑父各自拥有了自己的电脑。

姑父在美时间一个多月,回国后很快就出版了《星条旗下的中国人》,书里面纪录了他在美期间的经历,以及他对在美华人的见解。姑父的时间管理能力绝对属于一流。惊诧于姑父笔头之勤,我也开始以自己的角度记录我自己眼中的美国。姑父于我,是不可企及的标杆,但无疑是一个不可替代的榜样,姑父20岁出版第一本书《碳的一家》,我则在20岁写下我的第一本书《美国的月亮》,这本书由姑父推荐并作序,于我21岁时出版。

姑父的执着,源于儿时的一个文学新闻梦,即便世道坎坷,始终乐观、积极、勤奋、心无旁骛,贯穿一生的执着,成就了一个不可复制的叶永烈。而这种执着里,更有着“放下”的智慧,不留恋过往的成就,在最恰当的时候跨界转向,又是他审时度势“识时务”的一个具体表现。

事业上的巨大成功,还不足以让旁人羡慕,姑父与姑姑,经两家长辈撮合相亲而成终生伴侣,琴瑟和谐,同甘共苦,五十余年感情深厚。姑姑率性而天真,姑父宽厚而包容,我还记得在美国时,一次朋友们提议姑父以杰出人士名义申请美国移民,天性直率的姑姑一听,以为只有姑父可以移民,她不能跟随,小姑娘似地撒起娇来,众目睽睽之下,嗔道:“我和阿烈从来没有分开过,他怎么可以一个人移民!”姑父则在一旁呵呵笑着,安慰她:“要移民也是我和你一起,怎么可能我一个人啊!”姑姑这才转嗔为喜。当时那个状况,我记忆极为深刻,一众朋友还没来得及因为姑姑的嗔怒而尴尬,姑父早已化解了一切,大家哄堂大笑。姑父的情绪管理,绝对是家里的定海神针。在幸福安定的家庭环境里成长,两个表哥皆学业、事业有成,家庭和美,确实羡煞旁人。

缅怀 送别!​温籍作家叶永烈告别仪式今天举行!侄子追忆:我还想问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1993年南加州,杨仿仿带叶永烈夫妻逛跳蚤市场。

如果说人生成就,姑父出版著作三千多万字,共有一百八十多本书问世,从他第一本书开始计算,六十年间著述不断,平均每年三本书,这还不包括他留下的五百多万字日记。任何一个文人,想要达到这样的成就,绝非易事。

2020年六一儿童节,也是姑父告别人间的告别式。远在南半球的我,思绪起伏,伤痛莫名,忍不住,我还想问问姑父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在遥远的过去,姑父曾经遥望未来,他从未浪费过所曾活过的每一刻“现在”,我知道他活得精彩,此刻他的灵魂很自在。

杨仿仿

2020年5月31日于新西兰

来源丨杨仿仿、温州新闻客户端

记者李艺、张银燕

编辑丨刘琨

责编丨殷诚聪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