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原标题: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这是鲜喵的第 1349篇吐血原创

喵族码字员:徐小怪

受到疫情的影响,网络电影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几部营销强势的影片导演频频受到专访邀约,制片人等幕后主创开始亮相于各大平台的线上课,相关作品的分账票房暂时取代了院线电影在猫眼专业版和灯塔数据库之上的位置。

一时间,似乎网络电影可以和院线电影相提并论。然而,这却是一场镜花水月。随着电影院即将开业,网络电影大概率会回到原有的声浪。但是,这并不妨碍一些有能力的相关创作者继续探索,努力提升网络电影的品质。

仅从媒介形式和受众群体上看,网络电影的发展其实与院线电影关系不大,二者在制作成本、公映平台和观影人群上可谓天差地别。网络电影的进步只能和自己纵向相比。

另外根据数据显示,Q1全平台共上线196部新片,其中18部分账票房过千万。而到了4月份,上线的69部新片中,只有两部分账票房过千万。这说明,尽管有疫情期间“宅经济”的机会,但是网络电影并没有留住观众,实现用户群体的“破圈层”。

毕竟,网络电影在被更多人看到的同时,也暴露出更多问题。而这些问题恰好蕴藏着观众的期待以及网络电影未来的进步方向。

小怪在认认真真看了几部体量不同的网络电影之后,感受到了背后创作者们的用心,所以想从一个普通影迷的角度,为他们提一些建议,以此祝愿网络电影在今后实现大跨步进阶。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从目前网络电影的故事内容看,绝大多数为IP改编。比如早些年的《道士出山》系列或者是最近的《倩女幽魂:人间情》《花木兰之巾帼英豪》《奇门遁甲》等等。这种策略极为正常,在网络电影还没有形成大规模的固定受众时,采用“借力打力”是一种性价比很高的方式,先用一个熟悉的故事把观众吸引过来,再去输出自己的创作与想要传达的价值观。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展开全文

只不过,当下绝大多数的网络电影只做到了前者,后者仍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即便是IP改编,也应该有自身的原创设计。当然,原创元素是否合理得当,也是创作者需要考虑的点。

我们可以拿五一公映的《倩女幽魂:人间情》举例,这部影片在IP改编上,有自己明显的优缺点。

先说优点,影片将冥婚元素重置,镜头比重远远多于过往版本的《倩女幽魂》,并匹之浓烈的色彩对比,为画面增添了诡谲又艳丽的代入感,是为一次突破。再说缺点,《倩女幽魂:人间情》显然是以徐克版本的《倩女幽魂》系列首部为主线叙事,另外融入了系列二三部的个别桥段。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这样处理未必不合适,但是从成片看,剧情有些割裂感,显得杂糅。再从整体风格看,《倩女幽魂:人间情》缺少了徐克版的喜剧元素,只留下奇幻风格,个别观众表示有损精彩度。

另外在角色处理上,主要角色几乎复制了徐克版的造型,只有黑山老妖不同,是影片团队自己的设计。从外形上猜测,《倩女幽魂:人间情》的黑山老妖多多少少参考了美漫,风格偏西式,而在徐克的版本里,黑山老妖是个东方风格的妖怪。这样改编,大胆推测是团队考虑到年轻观众的观影习惯,然而效果却见仁见智。

一直以来,由于经典IP蕴藏的能量巨大,不管是院线电影还是网络电影,翻拍经典作品都是创作者们屡试不爽的事。在大多数影迷的心里,徐克版本的《倩女幽魂》是部经典之作。只是很多人不了解的是,徐克的版本也是翻拍电影,改编自1960年李翰祥执导的同名电影。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1960年李翰祥执导的《倩女幽魂》

两部作品的剧情几乎相同,不过在人物造型设计、风格基调、武功招数和场景设计等维度,徐克均做了颠覆化的改编,最后得以超越前作。

当然,受到创作者经验、技术和投资等因素的制约,翻拍的网络电影想要超越原版并不可能。可是在影片中却可以实现有一个或两个原创亮点,让观众感受到新鲜。进而使得他们在部分地方认可作品,形成口碑传播。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随着一些经典IP已被部分创作者大为开发、网络电影在制作上的日渐发展,加上部分创作者愈发有自己的想法。较之以往,近两年诞生出了很多原创剧情的作品。例如4月底公映的《民间奇异志》和5月中旬公映的《扶桑有狐》。

无独有偶,两部作品都是取材自《山海经》。同时盘点其他原创剧情的网络电影亦可发现,在大热IP之外,传说、民俗与怪谈成为了网络电影创作者的素材首选,这种素材的原型通常呈现两极化。不是像《山海经》这样异常博大,就是像《猫脸老太婆》这样短小且碎片化。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因此,对于在它们之中取材进行创作,只能摘取个别元素,没有完整的故事线可以拿来借鉴。而想要将这些元素运用得当,并且制作成观众喜爱的作品,需要创作者找到用户的视觉需求和精神需求,配合自己的思想表达,自行填充丰满的剧情。

以这个角度看,《民间奇异志》和《扶桑有狐》都是同样的拍摄模式,而且均用到以“妖怪”喻人的表达形式。但是在具体执行上,二者有很大差别。

首先是故事背景,《民间奇异志》影片将背景选在了一个架空的历史王朝,《扶桑有狐》的设定为天、人、妖的传统三界模式;其次是角色设计,《民间奇异志》为了呈现“民间”的江湖感,采用了群像模式,主要角色多达近十人,《扶桑有狐》则聚焦于一个男主角和三个女主角,算上辅助角色也不到十人;第三是“妖怪”形象,《民间奇异志》运用了大量特效,以《山海经》的描写设计CG建模,而在《扶桑有狐》中,妖怪就是主角,几乎都为人形。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这样迥然不同的设计必然让两部影片呈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而且时长大为不同,前者的篇幅甚至超过一些院线电影,后者短于平常的网络电影。

与此同时,两部原创剧情也都引发出了两极化的争议。于《民间奇异志》,正面评价,观众认为其拍摄得宏大,负面评价,观众觉得剧情太散,没有主角,人类角色没有说透;于《扶桑有狐》,正面评价,观众评论拍得细腻,负面评价,整部影片节奏太过拖沓且没有高潮。

显而易见,尽管网络电影的创作者们尝试原创剧情值得鼓励,但是如何处理好节奏和剧情结构,仍需要继续磨练。一部100分钟左右的长视频要保持故事线,主线和支线结构相辅相成,节奏也要有缓有急。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或许是知晓自身服务于小屏幕,亦或许是经验上的不足,在当下的网络电影中,无论是IP改编还是原创剧情的作品,都有一个共同需要提高的问题:画面运镜。小怪个人认为,这点还是要多和院线电影学习。归根结底,观众在看一部网络电影的时候,可以随时关闭。而提升画面的细节质感,可以大概率留住观众。

用网络电影最为广泛的奇幻类型举例。在此类电影中,为了营造惊悚和猎奇的感觉,都会有如下桥段:人类和妖怪同处于一个私密的场景,人类甲开始不知道人类乙是妖怪,随后人类乙也就是妖怪开始发大招,将人类甲吞噬或者杀死。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这种桥段在网络电影中,多为妖怪直接发大招,观众并没有精神上的过渡,而在院线电影中,妖怪显露真面目或者使用妖术之前,镜头会给其人形一个面部或者上半身的特写。

率先用演员的微表情告诉观众,这不是人类是妖怪,直接给整个氛围营造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再然后,妖怪才开始发大招,这时候观众的紧张情绪得以释放,能够迅速入戏。就这样一个小镜头,反而可以提升电影的质感。

这种镜头不需要太多摄影上的技术含量,更多是需要演员的表演、导演对演员的诉求和指导。也正因如此,当元华、元秋、徐少强、骆达华这些老戏骨出现在网络电影时,镜头的质感和可看度远远高于其他年轻演员。

一个普通影迷对于网络电影的三点建议丨鲜见

而在细节质感之外,画面摄影和构图也是重要的一点,很多网络电影的创作者半路出家,特别容易犯院线电影中编剧转导演的错误:构图二维化,没有连贯性。比如一些打斗桥段,两个人或者三个人在厮杀的时候,连续几秒他们的位置不变,角度不变,没有动态感。

如果说网络电影由于预算不多或者只是考虑用户的观影点,创作者们不需要对画面太过斟酌,这点可以理解。但是若想要真正让网络电影实现精品化,拔高天花板的上线,画面运镜与内容故事一定要珠联璧合。

自2016年,网络电影市场从千奇百态的雏形走向正规化之后,其作为平台内容端的一种长视频形式,数量和质量都在稳步上升,这与疫情无关。而在院线电影缺席,网生内容爆发的档口,业内外可以很明显地看到网络电影的票房增长空间,这对其创作者和平台都极为重要。

曾几何时,最初的网剧和网络电影一样,也是眼球经济和粗制滥造的代名词,不过在平台注资后,肉眼可见成飞跃发展之势。网络电影是否可以复制这条路,不断升级内容品质而吸引到更多用户,还需要看创作者和制作公司的态度。

作为网生内容的一部分,网络电影在播放上没有强烈的声光体验,也不受空间和时间限制。这点容易降低创作者的门槛,但是无形当中,亦对他们讲故事的能力有一定的要求。

因为不管是哪一种影视形式,优质的内容才是立足之本。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