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原标题:「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不知道你们记忆中有没有很多称不上「美食」的美食?

小编最喜欢的一道是炸肉剩下的肉渣,空口吃的美味不多说,放进饺子馅或者包子馅中更是绝顶的调味,不仅为馅料增添了酥脆的口感,还增加了炸肉的肉香味。

这种「剩下的菜」,稍作加工反而有了更加惊人的味道,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01 冷了也好吃的咖喱饭

土豆切了片,略煎过出了淀粉香,泛褐金色,便撒咖喱粉,扑扑簌簌;

不待咖喱粉热起来,下了水,慢慢炖一个下午,闻着咖喱香味,中间高兴了,切一些洋葱或胡萝卜块儿下去;

咖喱粉融的酱,混着炖得半融的土豆淀粉,会发出一种「扑扑波波」的响声,比普通水煮声钝得多。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这简直就是提醒你:我们这汁可浓啦,味可厚啦,一定会挂碗黏筷,你可要小心呐。

到黄昏,你煮一锅白米饭,将咖喱浇上:郁郁菲菲,一片金黄,香气流溢,仿佛香料之泥。

开始吃,咖喱不宜太多,不然米饭就全没味了。吃完了,喝一口绿茶,一口气喘出来都带着阳光。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展开全文

但还没完呢。

剩下的咖喱,搁进冰箱里。

第二天中午,一碗热米饭,扣上冷凝的咖喱,浓香滑凉,吃一口,会让你香得脊背一缩。这种吃法太家常,显得寒酸,但不妨碍其好吃。

02 口感绝妙的奶酪锅脆底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瑞士著名的奶酪锅,酥软醇浓不提;干酪冷却之后,脆结锅底的那层,瑞士人叫作 religieuse,法语「修女」之意。为何叫这个不知道,但是这层酪干可以放在冰箱里冻着。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冻实了,口感有些像冻实的三文鱼肚腩肉。放一星期,也不会坏,可以切了片,当零食下酒。

如果那干酪锅蘸过瑞士火腿,那这一层味道就更妙了,还会有肉的咸鲜味;配阿尔萨斯的白葡萄酒,绝妙之极。

03 鲜滑如布丁的鱼冻

以前冬天下雪时,亲戚从北方来,走亲访友,与父亲说当年事宜,大笑饮酒,热黄冷白,嚼花生和牛肉,最后还教我们做虎皮冻。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猪皮,也可以夹杂一点儿猪肉,下锅煮到稀烂,然后下一点儿盐,喜欢的,搅和点儿豌豆、胡萝卜丁、笋碎儿,也可以径直把煮烂的猪皮肉,调好了味,加一点儿湿淀粉,搁冰箱里。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冻得了,取出来切块或切丝,凝冻晶莹,口感柔润。猪皮凉滑,偶尔夹杂的猪肉碎亦很可口,配着酒,特别香。可以蘸醋,可以蘸麻油,冻得越久越好吃。

我们则说,不用虎皮冻。把吃剩了的红烧鱼,拿掉骨头,将肉刮碎散在汤里,放进冰箱里去放着。次日早上,端出盘子来,鱼汤已经冻住,凝结如脂膏,状若布丁,下面暗藏无数碎鱼肉丁末。滑而且鲜,用来下粥下酒都好。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白煮海鱼,如三文鱼、鲽鱼、鲣鱼时,都是下一点盐,留一点鱼汤。

肥的三文鱼用盐腌过,略煎一煎,滚在汤里,再撒萝卜泥熬得的热汤,配米饭很好;

如果冻了,会有乳白泛金的鱼冻,很好看,也好吃,比红烧鱼汤的汤冻,又要清爽许多,端出来给客人吃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吃,大快朵颐。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04 按心情做的杂烩乱炖

过年了,爸妈在厨房忙一天,备一桌年夜饭吃完,就懒得再动手。春节假期前几天,都在走亲访友间度过,吃得脑满肠肥、满脸上火,回家也懒得动碗筷。

这时就将年夜饭没吃完的剩菜,按红白分了杂烩出来做下饭菜,香美无比。本地没有固定名称,一般叫作杂烩;北方评书里常见,比如英雄好汉雪夜叩门求宿,老爷爷老奶奶下厨如此一烩来应付,叫作「折箩」。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有一年,我家年夜饭吃完一份红烧栗子鸡,还剩份鸡汁和一点栗子放冰箱;年初一,我爸实在不想出门买菜,就鸡汁下了两个荷包蛋,栗子磨粉裹了年糕炸了一炸,其香扑鼻,着实美味。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又一年,因是去乡下吃年夜饭,家里并没储粮,于是我妈动了鱼的主意,过年时爸爸单位发了条大号青鱼,取年年有余之意。

于是我妈想法子了,鱼身腌了做咸鱼,鱼骨和鱼头略煎,然后熬汤下豆腐和鸡蛋,俨然一大锅。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鱼尾、鱼鳍极肥厚,涮下许多鱼胶,配鱼头汤做山寨鱼翅捞饭。客人来了,也端出来吃。

我妈不止一次说:「吃这个嘛,好吃归好吃,就是委屈你了。」但顿一顿后,她又对我说: 「但反正是自家人嘛,就不怕了。」

05 最好吃的薯条是边角料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荷兰是欧洲北海岸,出名的多云多雨。阿姆斯特丹冬日天气尤其反复无常,本地人处之泰然,人人戴帽子,轻易不撑伞,见了坏天气,就去吃薯条。

阿姆斯特丹似乎有两家薯条在打对台:一家叫 Vlaamse,一家 Manneken Pis 专门挂个牌子跟他们唱对台戏: 「我们专门针对 Vlaamse。」论味道,反正都是烫脆粗热,很豪迈。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然而在阴雨连绵的黄昏,在屋檐下看着整个阿姆斯特丹连运河到栅栏都是灰色,吃着金黄烫嘴的薯条,挺幸福。

「剩下的菜」虽然寒酸,但可真好吃

在我身旁的朋友却奇怪得很:他吃薯条,净是找纸盒旮旯里的。我问他为何,他振振有词: 「盒子角里的薯条,个儿都小,都脆,你看,炸得发黑可好吃、可有嚼劲了! 」说着,嘴里嚼出咔嚓咔嚓声来。

你最爱什么「寒酸」菜?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