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原标题: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电影[醉乡民谣]里的男主角勒维恩·戴维斯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

落魄的民谣歌手,四处找沙发借宿,没有冬衣,没有爱人,更没有钱。

就这,还固执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让自己活得越来越难。

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作为一个还算成功的导演,万玛才旦喜欢这部失败者的电影。

他从中看到了每个人成长过程中都会有的失败的经验。

也包括他自己。

在相对隔绝的青海藏区长大,又去甘肃求学,考入北京电影学院……

成长过程中,万玛才旦时常觉得自己是孤独的。

一个不可能的人,一脚踏进了电影行业,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走下去。

处在这样的困境中,万玛才旦做出了和[醉乡民谣]男主角相同的选择,但他更幸运

2005年,他的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一经上映,就引起影坛轰动。

不仅在国内外电影节上拿奖到手软,还受到了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的赞扬。

随后,[老狗][塔洛][撞死了一只羊]等电影均取得不错的反响。

这显然超出了万玛才旦的预期,他只是去贴近故乡的文化,把藏人的生存状况如实描述出来。

万玛才旦说自己的创作从来不是目的性的。

而是做好准备,随时等待灵感掉落。

以下为万玛才旦导演自述,由编辑整理

展开全文

01

最新电影[气球]的创作契机,来自一个偶然掉落的灵感。

我在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有一次经过中关村,也是这样一个秋末冬初的季节,突然看到一只红色的气球在风中飘

当时我就被这样的意象吸引了,觉得它是一个特别好的电影的意象。

我立马展开了想象,让这样一个红色气球跟藏地的当下关联。

于是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意象——

白色的气球

也就是电影中很重要的元素——

避孕套

然后开始慢慢建构故事,让故事在特定的年代发生,想一想90年代的女性会面临什么样子的困境。

整个故事的中心人物,跟她相关的周边人物,包括家庭成员的构成慢慢都有了。

比如说她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在县城上中学,两个小儿子正在等待上学。

她也会有一些经济的压力等等,加上这些综合的设置,慢慢的故事框架就有了。

大概花了两周的时间,我就把剧本写完了。

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写完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没能立项。

对我来说,如果不能把剧本拍成电影,呈现到大银幕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我觉得放着太可惜了,就用小说的形式写了一遍,发在广州的《花城》杂志上。

后面机会来了,我重新改写了剧本,故事的整体走向和人物构成基本没有变。

但短篇小说的容量对电影来讲是不够的,我就在电影中对人物进行了丰富

比如卓嘎的妹妹——尼姑那条线

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电影里,尼姑在出家前有一个做教师的前男友,他写了本书也叫《气球》。

尼姑作为参照,跟姐姐的命运或者姐姐此刻的状态是有对应关系的。

前男友的设置暗示了尼姑也经历过这样的情感,她可能怀过孕打了胎,为此感到深深的自责。

佛教里面讲杀生是很大的罪过,所以她要通过出家去完成自身的救赎。

尼姑妹妹经历过此刻的姐姐可能经历的事情,能让你更切身地感受到姐姐的困境。

她们身上的那种矛盾性,也是通过这样一些细致的描写强化的。

当然,小说拍成电影也会有一些遗憾

小说中有一条副线,没能在电影中呈现。

是个很有意思的藏族寓言故事,叫做《和睦四兄弟》

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草地上有一棵高大的结满果实的树,一只大象、一只猴子、一只兔子和一只鹦鹉先后来到这里。

它们想结拜兄弟,但不知道谁大谁小,于是就一个个地讲述到这儿时这棵树的大小。

小说中大儿子拿出了连环画,和两个弟弟讲这个故事。

讲完之后,他们开始角色扮演。

正好缺了一个角色,就让爷爷来演,这时候是圆满的。

后来爷爷去世了,这个故事缺了一个元素。

如果母亲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这个故事也将得到圆满。

这样的副线,能够推动事情的发展。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删掉了部分情节,整个副线就很难成立。

所以只能在电影开头,留下一点点引子的部分。

02

作为一个作家和一个导演,总有人问我有关电影和文学方面的东西。

其实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表现方式,差别很大。

单单从创作的纯粹的角度讲,我可能更喜欢文学或者小说这样的一个创作

因为我觉得它能带给人更多的创作满足、创作快感。

相比较之下,电影的创作就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比如说投资,比如说文化。

从剧本写作的时候,就要考虑这些。

尤其可能像我拍的这样一些题材,一方面要想做到什么样的效果,让你的人物有一个更立体的更丰满的塑造。

另一个方面也要考虑这些人物背后的文化,怎么让观众感同身受。

所以我在写这些人物的时候会做一些铺垫。

比如说[气球]里面转世轮回这样的一个观念,对藏族人来说,或者对佛教有一些了解的观众来说,其实是很普及的一个问题。

但是离开这样一个语境,可能就觉得很生疏了。

会对人物的处境,形成一个理解的屏障。

所以你必须得通过其他的方法,在叙述的过程中,在塑造这个人物的过程中,把一些基本的东西传递、铺垫出去。

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在写作方面,我的习惯是很快地写完一部小说。

主要以短篇为主,希望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把感觉性的东西和情绪性的东西很快地完成,落实为文字。

保持一种连贯的创作状态,这一点特别重要。

我不太喜欢像打磨剧本一样,改来改去改个十几稿,然后再请其他人去看。

除非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拍电影了,这就需要在原来小说的基础上修改。

一方面一个短篇小说大概只有一万多字,扩展成一个长片它的容量肯定是不够的。

最少也需要三、四万字甚至五万字,要加很多东西。

这时你就得分析那些人物、情节,去寻找扩展的点和可能性。

但是不管文学还是电影创作,都很难总结出一个规律性。

我从来不会带着目的性去进行一个创作,虽然拍电影经常会遇到这种问题,给你一个题材或者一个时间节点。

但你的灵感,很多电影里呈现出来的东西,都是在创作过程中逐渐浮现出来的。

有时候灵感来得很突然,你得很快地把它写下来。

它既是一个素材积累的过程,也是一种比较纯粹、直观的创作。

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就像这次的[气球]

很多人觉得我好像是在关注女性题材,关注女性的这样一个境遇,对我来说其实不是这样的。

它的故事源于那样一个灵感(中关村上空飘过的气球)。

当我决定要做那样一个题材的影片后,再根据它里面的内容、人物,选出最适合这个故事的一个形式,就这样而已。

肯定也有一些潜意识的东西在,但这个东西我自己是没有特别仔细地考虑过的。

当然,我也不会排斥比较炫酷、先锋的视听语言

大卫·林奇的电影我也很喜欢。

归根到底还是你面对一个题材时,如何为它选择一个最合适的形式。这很重要。

虽然没有说到达(形式)高于内容的程度,但还是希望它们能达到一个平衡。

避孕套的背后故事,可能比你想的更不简单

作为中国最有名的藏地电影导演,万玛才旦正在宣传新片[气球]的路演途中。

这次映后,他不但和影迷们分享了自己的电影心得和创作之路。也为很多处于创作初期的电影新人提供了很多切实可行的创作经验。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