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证科|《风平浪静》:有光才能拍出黑

原标题:鉴证科|《风平浪静》:有光才能拍出黑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丽

有优点才值得认真说说缺点。《风平浪静》确实是一部本可以拍得更好的电影。单挑演员几乎都没毛病,全片也有好几场堪称经典的戏肉,但合起来却处处违和,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整个故事的起因是一个极度巧合的事件。少年跑去质问好友为何抢走了他的大学保送名额,却不小心闯进另一家人的屋子,阴差阳错之下少年重伤那家的男主人并落荒而逃,接着少年的父亲也在巧合之下发现了这桩罪案,而他在弥补错误和杀人灭口之间选择了后者。15年后,远走的少年因母亲去世而归来,发现当年的好友凭借操纵房地产致富,父亲有了新的家庭以及新的儿子,当年班上一个他从未记在心上的女生是唯一一个对他的归来感到欣喜的人……故事发展到这里都是正确的,或许这也是导演一开始的打算:拍一个背负了15年秘密和良心枷锁的人回到故乡,却发现其他相关人等竟都活得好好的,他如何理解自己错失的15年,又如何从15年前的错误走出来去面对剩下的人生?

鉴证科|《风平浪静》:有光才能拍出黑

可惜,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单纯的自我救赎的故事突然就走形了。男主人公宋浩的视角仿佛随着那场雨夜出逃一道随风而散,整个故事的后半段一下子从作者电影穿越到了电视台的悬疑剧场。李鸿其扮演的好友变成了张牙舞爪的小丑,夸张变态如蝙蝠侠电影里的恶棍;父亲的懦弱和自私被反复呈现,背后隐约还透出一台反腐大戏;就连宋佳饰演的老同学都来抢戏,悲哀的是她的戏越好就越显出叙事的失控——我们到底为什么要看她的绝望她的争取她的风情万种大特写?这个故事的核心是宋浩啊!Hello,宋浩你还在吗?

对宋浩这个角色, 章宇的演法是极度内敛的。本来这不是问题,但当影片没有给沉默的角色足够的言语之外的细节去解释其行为动机,而其他“工具人”又太过生动鲜活仿佛打了鸡血,沉默的主角就会显得愈发苍白、僵硬、遥远。全片最打动我的一幕是宋浩去老同学工作的收费站告别时,突然向她求婚,对方答应了,两人的脸上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幸福。只有在那一刻,我能真正看到宋浩的内心,因为他主动选择让一束光射进了他内心的一团漆黑。有光才能拍出黑,纯粹的黑显然是现阶段的李霄峰驾驭不了的。

宋浩在片中另一次难得的主动作为是在全片的结尾。疯狂的好友不但逼宋浩跟他同流合污,还杀了当年那桩罪案中幸存的女孩——因为她也是阻碍好友拆迁致富的“钉子户”,这导致宋浩突然发飙,在人群中疯狂追杀好友。杀好友未果后他被警察包围,独自在一艘渔船颓然而坐,父亲单独前去劝诫,宋浩却选择同归于尽……对于完全没在之前的剧情中看出男主人公有任何反抗精神的观众来说,这样的结尾堪称一连串令人惊愕的变故。就角色的选择本身而言,可以看出宋浩除了有自毁倾向,内心的敌人还包含父亲和好友所代表的外部世界。这恨意之大,甚至连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都无法消解。诚然,并非每个故事的结局都必须花好月圆,但我质疑这样的结局究竟是来自角色本身的自然发展还是导演编剧的自嗨——拍这么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只为了最后这一刻毁天灭地的爽?

一个老好人被命运和坏人捉弄,无奈之下最终走上了毁灭的道路。这个最终的呈现不能满足我,相信也一定不能满足创作者最初的野心。李霄峰依然有才华,演员也都是好演员,就是下一次拍戏之前能不能先按照戏剧的基本规律攒个正常点的剧本?

最后,片尾曲是真的好听啊。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图片 | 剧照

责编 | 龚卫锋

审签 | 梁泽铭

实习生 | 郑佩华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