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原标题: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罗尔德·达尔的《女巫》是脍炙人口的儿童文学杰作,但它可不是人畜无害的童趣故事。打从一开始,《女巫》就以乡野奇谈的说书人口吻,讲述女巫如何将恐惧与邪恶带进我们的日常生活。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身为「女巫研究迷」的外婆教导主角「我」辨认敌人的方法。而误入女巫集会的「我」被首领变成老鼠后,虽然用计消灭了所有的英国女巫,却永远无法变回人形。「我」在事后与外婆讨论老鼠寿命长短的对话,仿佛以强颜欢笑的态度,掩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也让期待大团圆结局的读者震撼不已。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展开全文

▲2020年版《女巫》的海报致敬了昆丁布雷克为小说绘制的插图。

除了沉重的故事发展,《女巫》就像达尔的其他作品,对犯错者的惩罚毫不留情。与主角一同冒险的男孩布鲁诺·詹金斯,并不是讨喜的角色。他喜欢用透镜折磨蚂蚁,自我中心的言行更让外婆直呼「不可理喻」。他因为贪吃而中计变成老鼠,使他引以为傲的有钱父母对其避之唯恐不及。在故事尾声,外婆甚至认为他已被害怕老鼠的父母「扔进火炉」,言谈间充满轻描淡写的残酷幽默。

《女巫》两度改编,试图扭转书中不合时宜的定义

至今《女巫》已两度改编为电影。无论是1990年的《女巫》,还是罗伯特·泽米吉斯于2020年推出的2020年版《女巫》,皆在保留原著骨干的前提下,试图扭转书中对「女巫」不合时宜的定义。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1990年版《女巫》剧照。

举例来说,两部电影都强调主角对付的并非我们熟悉的女巫,而是伪装成人类的邪恶生物。2020年版《女巫》甚至将故事背景从北欧搬到美国南部的黑人小区,不但让电影有了南方哥德作品的韵味,也让片中貌似欧洲人,且以上流身份为掩护的女巫首领多了一层种族及阶级压迫的隐喻。因此故事的着眼点不再是巫术本身,而是巫术使用者的偏狭恶意。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2020年版《女巫》剧照。

再者,两部电影皆以更乐观的角度重塑故事,也淡化了原著的惩戒色彩。外婆的角色转守为攻,变成退隐的女巫猎人或精通药草的巫医。她们更通过对抗女巫的战争,弥补了童年时未能拯救好友的失落。此外,布鲁诺的形象变得令人疼惜。他不再是冥顽不灵的富家子弟,而是长期被父母忽视的孤独男孩。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2020年版《女巫》剧照。

1990年版《女巫》成功修补了布鲁诺的亲子关系,并颠覆了原著的黑暗结局,让幸存的女巫改邪归正,将众人变回原形。不过这个改写手法的斧凿味道太深,虽然皆大欢喜,却又稍嫌刻意。2020年版《女巫》则让主角一家收养布鲁诺,用两人温暖真挚的友情,掩盖无法恢复原状的悲伤。

1990年版《女巫》V.S2020年版《女巫》两版本的相异之处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1990年版《女巫》剧照。

1990年版《女巫》与2020年版《女巫》两片可说各有千秋。前者重现小说的惊悚元素,却让故事有令人如释重负的传统收尾。后者虽保存小说离经叛道的故事逻辑,但加进更多的欢笑及刺激冒险后,反而更像一部标准的家庭娱乐电影。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2020年版《女巫》剧照。

2020年版《女巫》在简单的情节里力求变化,除了追加不少紧张的逃亡动作戏,主角对女巫以牙还牙的计划更显得曲折许多。另一方面,虽然安杰丽卡·休斯顿在1990年版《女巫》饰演的女巫首领,是难以超越的经典形象,不过安妮·海瑟薇在2020年版《女巫》诠释的同一反派,在借镜休斯顿的狂妄自信之余,也试着添加丰富的喜感,缔造出更卡通化的逗趣效果,成了同中求异的良好示范。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2020年版《女巫》剧照。

整体来说,2020年版《女巫》与1990年版《女巫》皆是优秀的儿童文学改编电影。然而2020年版《女巫》对计算机特效的过度依赖,让它的情感渲染力稍逊于1990年版《女巫》,也成了难以避免的败笔。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1990年版《女巫》剧照。

计算机动画固然能精细地呈现主角的变身过程,与变成老鼠后的生动举止,但它在视觉上的真实感,反而不如旧作来的细腻。相较之下,吉姆汉森工作室在1990年版《女巫》展现的逼真化妆,与鬼斧神工的戏偶操作技巧,都让观众留下强烈印象。2020年版《女巫》的小老鼠有活灵活现的可爱之处,但1990年版《女巫》里的老鼠宝宝,却更能让人联想到它原本的孩童模样。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2020年版《女巫》剧照。

不过相对的,计算机特效的非现实色彩,倒是降低了变形场面给人的不舒服观感。1990年版《女巫》里令人惊骇的半人半鼠造型.在2020年版《女巫》只剩下爆炸的绿烟,与从中飞出的老鼠。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1990年版《女巫》剧照。

而剧组舍弃小说对女巫首领的恐怖丑陋描写,将重点放在五官变形放大的夸张效果,使2020年版《女巫》得以在惊悚与喜剧的尺度间作出完美的平衡,与1990年版《女巫》相比也更适合合家观赏。

2020年版《女巫》:新瓶装旧酒,更易入口的崭新回归

▲2020年版《女巫》剧照。

电影虽是新瓶装旧酒,但在编导的巧手调配下,即使是古老的风味,也变得更易于入口。无论对达尔的书迷,或童年时对1990年版《女巫》又爱又恨的观众来说,2020年版《女巫》都会是一场值得尝试的全新冒险。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