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原标题: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早在 2015 年,《三体》电影就开机了,张番番执导,冯绍峰、张静初主演。片子拍成什么样了不知道,除了几张剧照和海报,原定 2016 年 7 月上映,最终还是跳票了。

明明游族影业 CEO 孔祥照在刚签下《三体》版权的时候还叫嚣着,「一定要中国人自己来拍,要毁也要毁到我们中国人手里。」

一转头,还是把影视剧的海外版权卖给 Netflix 了。上周,Netflix 官方也正式宣布要将《三体》拍成英文系列剧集,还请来了《权利的游戏》的 David Benioff 和 D.B. Weiss 担任编剧(粉丝们戏称他俩是 2DB)。

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高开低走,舆论势头造得很高,最后却不了了之的《三体》电影海报 | 官方供图

Netflix 诚意满满,主创团队除了 2DB 以外,还有《真爱如血》、《危机四伏》的编剧、制片人 Alexander Woo,他擅长处理那些极具野心的传奇故事。同时,执行制片人 Rian Johnson 和他的搭档 Ram Bergman(《利刃出鞘》、《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等)也位列其中。

这几位大拿都是原著的粉丝,Netflix 自制剧业务副总裁 Peter Friedlander 回忆道,刚开始一起讨论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会频繁收到大家发来的邮件,只要有时间,就都会乐此不疲地聊个没完没了。

这次大刘(粉丝对原著作者刘慈欣的昵称)以及三体英文版译者刘宇昆也在主创团队里,他们会承担顾问的角色。这或许为最终剧集的呈现提供了一丝额外的保障。

只不过《三体》的影视化几乎变成一个「狼来了」的故事,很多书迷表示并不抱太大希望了。

但假设往好的方面想,权游编剧的豪华阵容加上诞生了《纸牌屋》、《王国》、《黑镜》、《怪奇物语》、《超感猎杀》等等爆火自制剧的 Netflix,应该还是能让人产生一些期待的。

我们甚至从权游诞生的背后,还可以大概猜一猜 Netflix 会怎么拍《三体》。

不妨先把权游当一把尺子

展开全文

尽管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Netflix 会怎么拍《三体》,但假设我们希望它最终能成为一部科幻界的恢弘巨制,那不妨可以参考《权利的游戏》,看看权游当时是如何诞生的。

乔治·R·R·马丁离开好莱坞之后,把精力全部放在了《冰与火之歌》的创作上。「我不必担心预算是多少,也不必担心现在的特效能做什么。」所以《冰与火之歌》有很多恢弘的场面,而马丁写这部系列就没想着要被影视化改编。

《指环王 1》上映引起轰动后,好莱坞电影工作室开始寻求更多奇幻小说搬上大荧幕。「开始我和一些电影人开会,他们说我喜欢你的书,但是不能这么拍。」马丁说,他们说有太多的角色、故事线,如果按照他们的想法来或许是一部不错的电影,但是就不是我的故事了。

Benioff 和 Weiss 后来建议马丁将《冰与火之歌》拍成 HBO 系列剧。「很难像小时候那样全身心投入到一件事情中去,连续读八个小时书没有任何杂念,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这样了,但是这本书让我重新找到这种感觉。」Benioff 说。

后来权游前几季的成功也证明了 2DB 对于原著的理解非常深刻。

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权力的游戏》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和两位编剧 David Benioff 和 D.B. Weiss 在第三季首映会上 | 人民视觉

《权利的游戏》从 2007 年 1 月开始制作,中间因为美国编剧协会大罢工的问题,试播剧集「凛冬将至」直到 2009 年才首次拍摄,在私人观看中收视不佳之后,HBO 要求进行大范围重新拍摄(大约 90% 的情节,并做了导演变动)。

在《赫芬顿邮报》记者无意发现的剧本中,试播集内容的确和正式播放的第一季第一集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其中包括夜王现身的场景,饰演龙母的甚至都不是艾米莉亚·克拉克(Emilia Clarke)。

而从制作成本上来看,1-8季,权游的制作成本在 5.9 亿美元左右。一般美剧每集制作成本在200万美元,但是《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单集投入已经达到 600 万美元,之后这个数字到第五季的时候已经攀升到 800 万美金,而第八季更是单集成本天价,高达 1500 万美金。

当然,因为涉及庞大的世界观,权游的演员阵容估计是目前电视制作领域最大的。HBO 此前也公开了几位主演的片酬。第八季,8 位主演中,一共有 5 位主演的片酬高达 50 万美元一集,分别是雪诺、龙母、瑟曦、小恶魔以及詹姆。

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权游试播集在内部放映后反响不好,最后剧情几乎 90% 都换了,饰演「龙母」的艾米莉亚·克拉克并非该角色第一人选 | 人民视觉

只不过再大的制作投入也没能挽回权游烂尾的结局。虽然有网友为 2DB 洗地,表示原著故事太宏大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从第四季开始,离开了原著的支撑,编剧已经开始不太会写了。甚至马丁老爷子前四季埋下的伏笔都被一刀切处理掉,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从第七季开始有大量火速领便当的角色。

在人物角色刻画上,可能 2DB 并没有马丁老爷子对中世纪历史,以及政治和权谋之道、人性理解得那么透,导致很多角色的变化缺少连贯性,快得让大家都认不出来了。当然也有网友吐槽两位编剧思维有些中二,没有马丁老爷子的格局大,导致最后的剧情完全垮掉了,让人不忍直视。

但对《三体》而言,虽然这是一部时间、空间跨度相对很大,主题同样恢弘的作品,但它发生的背景至少是我们相对熟悉的现代世界,有完结的原著可以做参考,是不是就能说它要比权游更好拍?

其实不见得。

所以......

奈飞准备怎么搞《三体》?

如果说 Netflix 有什么,那一定是充裕的资金,以及成熟的影视工业标准。

那么,《三体》可能会有何种规模的制作投入?

《三体》原著有三部,如果参考权游,《三体》至少会有六季的呈现,每季 10 集。

试播集的制作成本可能不低于 500 万美元。但正式剧集的制作成本开始不会太高,初期可能维持在 200 万~300 万美元左右,预估完成六季内容,应该总成本会在1.2 亿~1.8 亿美金左右。

但随着三体世界的出现,以及后续剧情的展开,特效的投入势必水涨船高,但最高应该也不大可能超过权游第八季单集 1500 万美元的成本。只不过,后几季拍摄周期的延长也会让演员的片酬有所增加。

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三体》在 Netflix 上线?

从剧本改编的难易程度来看,《三体》主创团队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来打磨,考虑到提交初稿后的审核,试播集的拍摄,之后在反馈、修改甚至也可能出现重新拍摄的可能,保守范围内估计,未来一两年都不一定能看得到《三体》第一季的播出。

因为《三体》是一部硬科幻小说。所以,如何呈现原著晦涩难懂的技术概念,如何表达原著的宏大叙事就成了摆在主创团队面前的首要难题。

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三体》动画版预告片海报 | 官方供图

美国媒体 The Ringer 评论称,不同于《权力的游戏》着重对于人性的刻画,《三体》基于大量物理设定,经过影视化后,普通观众理解起来有一定难度。

而在一个科幻故事中,塑造一个能让观众有代入感的角色十分必要——这个角色要带领观众掌握所有编剧想要传递的信息,比如叶文洁这样的角色最终在银幕上呈现时人物塑造需要更加充实和饱满,编剧对角色的倾斜也不能失了原著想要表达的宏大主题。

谁有可能拿到出演《三体》的合同?

相对简单的叙事背景,意味着《三体》的角色规模肯定不会到达权游那样的程度。

原著中主要角色只有 11 个,叶文洁、汪淼、史强这三位算是其中的常驻角色。但考虑到 Netflix 会将《三体》拍成一部英文剧集,所以可能会从目前比较有人气的亚裔或者英文比较好的中国内地演员中挑选。

像最近出演了迪士尼电影《花木兰》的刘亦菲,《摘金奇缘》的吴恬敏,《杀死伊芙》的吴珊卓,以及《神盾局特工》的温明娜,以及杨紫琼、巩俐、章子怡、刘玉玲等等这些在好莱坞名气很高的华人演员,都可能成为饰演叶文洁的人选。

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刘亦菲、巩俐、刘玉玲、温明娜等华人演员都可能成为参演奈飞版的《三体》| 人民视觉

而以校园喜剧出道著称的美籍韩裔演员约翰·赵(《星际迷航》电影系列的苏鲁),甄子丹,以及出演过《盗梦空间》的日本演员渡边·谦,《釜山行》里的马东锡都可能成为其他男性角色的人选。

不过可能考虑到档期以及片酬等原因,也不排除 Netflix 会启用外国演员来完成《三体》的拍摄,甚至也可能是一些我们没那么熟悉的新生代明星,或者是活跃在 TikTok、Instagram、YouTube上的流量网红等等。

《三体》的选角应该不大成问题,在支付演员的片酬上肯定能比权游至少节省一半的成本。可能 Netflix 更关心的是如何把智子、水滴、二向箔……这些科幻元素更好地进行视觉化呈现。

《三体》还会遵循原著的时代背景吗?美国人崇尚的价值观正确是否会违背原著的核心思想?

之前《三体 2:黑暗森林》英文版因为要迎合「文化差异」修改多达 1000 多处,美国出版社认为 purity(纯洁、善良)和 angelic(天使般的)一类词要限制使用数量,说联合国秘书长是美女、四个面壁者全为男性涉及性别歧视。

其实英文版《三体》也被苛刻的粉丝挑出很多翻译的毛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影视剧改编肯定无法 100% 呈现原著的内容。关键人物的刻画、关键剧情的搭建和推进没有问题,其实就算得上是一部合格的作品了,这一点可能也需要观众和三体迷们多一些体谅。考虑到主创团队里有大刘和刘宇昆坐镇顾问,应该在大方向上是不大会出错的。

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流浪地球》、《三体》小说作者刘慈欣 | 人民视觉

有没有可能像权游一样烂尾呢?

恐怕Netflix 在决定买下剧本版权那一刻也不是很笃定一定会成功吧。

可能和《星球大战》不一样的是,《三体》展现的宇宙行迹是缓慢的、孤独的、令人屏息以待,即便在太空中,《三体》仍然关注的是人类,新的环境和极端的社会政治变化如何影响人。恰好《权力的游戏》也是一部反映真实世界运行规则的影视作品。

只不过 2DB 为首的主创团队恐怕一点都不会轻松,哪怕有原著作者大刘长期蹲守指导,可能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以及一些高深莫测的物理原理、三体世界、降维打击等情节的呈现都会让剧本改编难上加难。

奈飞不是好莱坞

刘慈欣之前表示过,不把《三体》交给好莱坞,原因是他认为《三体》违反了好莱坞科幻片的根本原则——好莱坞的科幻片,故事、背景可以复杂可以曲折,但主题不能复杂,必须黑白分明。《三体》违反了这条最根本的原则。这对高成本大片来说,风险太高。

而之所以交给奈飞来创作英文剧集,很大原因在于对方给出的创作团队具有很强大的阵容。除了 2DB 之外,还能看到吴宇森、布拉德·皮特等国内观众比较熟悉的大牌制作人。同时 Netflix 与好莱坞泾渭分明的创作、营销和分发思路也提供给《三体》,这个讲述超越时间、跨越国家、文化和种族边界的故事,更广阔的、更包容的,能触达的观众群体。

「Netflix 给主创充分自由」得到了《纸牌屋》编剧鲍尔·威利蒙的肯定。尊重是双向的,只有主创被赋予创作的机会,被信任,被允许冒险和突破边界,甚至有人愿意与之共担风险,他们才能交出好的作品。

猜猜 Netflix 是怎么拍《三体》的?

《王国》剧照 | 官方供图

2019 年,Netflix 在原创影视生产上投入 150 亿美元,成为最舍得为内容砸钱的流媒体。《王国》导演金成勋也说,由于 Netflix 在技术上的要求《王国》全部采用 4K 制作,所以比以往耗费了 2-3 倍的力气,但是 Netflix 承担了技术把关工作,也让主创团队更多集中的创作上。

从过往原创剧集中能够看到 Netflix 擅长 IP 改编,尤其是 Netflix 在攻占全球化市场时,无一例外不是挖掘本土化题材,再找本土团队来改编创作。比如在英国拍政治题材《纸牌屋》,在韩国拍丧尸题材《王国》,在日本拍成人和恐怖题材,比如《全裸导演》和《咒怨:诅咒之家》。

而《三体》成了个例外。除了考虑题材的普适性以及目标观众,可能国内没有能担纲改编重任的创作团队,这是关键。

其实不管奈飞版的《三体》最后会有怎样的呈现,从 2015 年《三体》获得「雨果奖」开始,大刘融入了东方世界观的三体世界已经成功打入了西方主流文化市场。

如今这个讲述超越时间、跨越国家、文化和种族边界的故事能通过中西方联合的方式,走向全世界,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很值得令人期待了。

责任编辑:于本一

头图来源:Mateusz Ambrożewicz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