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佳喻恩泰新作受好评 《白色月光》关注婚姻问题

原标题:宋佳喻恩泰新作受好评 《白色月光》关注婚姻问题

原标题 《白色月光》:婚姻里的坚守与放下

宋佳喻恩泰新作受好评 《白色月光》关注婚姻问题

《白色月光》收获不少好评

近期,开播以来收获不少好评。这部由导演的都市情感剧,在充满悬疑感的剧情设置下,以“女性向”的视角,探讨了诸如“出轨的丈夫能不能被原谅”“女性如何平衡职业与家庭”等尖锐问题。

随着女性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到社会经济生活中,她们在传统婚姻生活中的角色也相应地发生了变化。妻子、母亲的身份内涵,因外延的不断丰富,日益处在嬗变的边缘。在《白色月光》中,出色的建筑师张一是典型的独立女性,她的家庭以女主外男主内的新型方式分工。丈夫张鑫为支持妻子的事业,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每日照料读幼儿园的女儿笑笑的饮食起居。而就是这样一位堪称妇女之友的“全职煮夫”,却在一次次否认妻子的诘问之后,被证实与小区的书吧管理员杨雁有染,最终与妻子离婚,把一段原来算得上完美的婚姻变成了惨烈的“车祸现场”。

这部12集的电视剧,并没有对感情问题的根源作过多分析,而是着力探索曾经牢固的家庭关系在濒临瓦解时,夫妻双方内心的矛盾与挣扎。对妻子张一来说,她的真实自我与婚姻之间的冲突其实一直都在,只是在风平浪静的时候,自己难以察觉到其中的暗涌。在怀疑丈夫出轨伊始,她既相信自己的判断,又不肯承认这种怀疑。后来,她遇到了别有用心而接近她的第三者杨雁。这个“新朋友”在情感上,对她表现出很大的同情与理解,在行动上甚至帮她跟踪疑似第三者——笑笑幼儿园的老师孙雯雯。如此,张一似乎离找到丈夫出轨的真相越来越近了。

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和别人心意相通,其实不过是为自己找了一个同样的意见而已。越怀疑什么,就越容易被能证明这种怀疑的信息吸引;越相信什么,就越容易听得进那些可以满足内心期待的东西。

在对丈夫的怀疑达到顶峰时,张一病倒了。病中,张鑫与孙雯雯的纠葛被澄清,原来他是被勒索的。张一放下了之前的疑虑,重新相信自己的婚姻完好无损。可是,聪明如她,怎么会一点都看不出杨雁背后的虚伪与离间手段呢?问题是,她内心还是认为自己的婚姻没有理由出问题,她坚信自己当年的爱情选择是正确的。于是,当那些经过选择的、证明丈夫没有出轨的事实摆在面前时,即使多年的好友佳琪不断质疑,张一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相信丈夫。

展开全文

是否要原谅出轨的另一半?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剧中,张一的父亲在女儿面前感慨,如果没有妻子当年宽容大度地重新接纳出轨的自己,他就不可能有如今妻女相伴纪念金婚的日子。父亲讲出这段不堪的往事,目的是希望女儿在面对自己的婚姻难题时,可以多一分宽容,甚至可以从自己的角度想一想还有没有改善关系的可能。

其实,张一也曾在态度上动摇过,但在最终确认丈夫背叛婚姻后,还是毅然决然揭露真相,选择离婚。当好友佳琪问她:“你想让他们(出轨的人)付出什么?”张一的回答是:“你问的是,我想得到什么是吗?”这个问题的转向非常关键。这意味着,女性在婚姻中更关注,婚姻的状态是不是自己所想要的,以及自己在婚姻中期待获得什么。这种对自我需求的重视,在考量是否要结束婚姻时更加凸显:是我选择了结束婚姻关系,而不是婚姻关系把我逼到了绝境。

对于丈夫张鑫来说,离婚从来不是他的选项,至少不是首选。有趣的是,他的两次主动表态都与经济有关。第一次,因为遭到金钱上的勒索,他主动澄清被误会的婚外情,由此获得妻子的再度信任。第二次,则是表态同意离婚,因为他害怕情人用妻子公司做假账的问题,害妻子吃官司,所以不得不答应情人的要挟。

张鑫是一个好父亲,也曾是一个好丈夫。对他来说,在内心最脆弱的时候陷入的婚外情,只是世俗性的。他心目中的完美女人是张一,妻子才是他的“白月光”。在这里,“蚊子血”与“白月光”似乎发生了错置。婚姻内,本该终于化作“饭粒子”的妻子,却成了咫尺天涯的白月光;婚姻外,本是“红玫瑰”般令人情迷的情人,却在比情感背叛更狗血的虚伪人性下,被拍作了一滩“蚊子血”。离婚之后,张鑫坦言还爱着张一,“爱到可以和她离婚”。他把他曾经的“白玫瑰”,化作了永恒的“白月光”。

“懦弱的人无法得到爱,爱是要花很大力气的。”这是全剧结尾时女主角张一的一句独白。在婚姻里,有些人的勇敢是坚守,他们坚信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在遭遇情感困境时选择不离不弃。但是,也有些人的勇敢是放下,他们更冷静地看到彼此之间的尴尬与无奈,主动给一段关系按下休止符。放下不等于放弃,它甚至可以比坚守更难。因为,有些人坚守的是心中曾经的白月光。(作者系复旦大学外国哲学博士,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副编审)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