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原标题: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八月底,继《不完美的她》《白色月光》《摩天大楼》等女性悬疑剧后,剧集市场又迎来了摇曳生姿的《旗袍美探》。由马伊琍饰演的“小作精”美探苏雯丽,带观众一览30年代灯红酒绿的摩登上海。

“她悬疑”成了悬疑剧市场新趋势倒也情理之中。即便是硬汉派推理剧《白夜追凶》,女性受众也并不亚于男性受众。受众比例决定了了“她悬疑”可观的开发空间。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不同于以往《绅探》《原生之罪》等特意添加女性观众偏好元素,但仍以男性为主角的悬疑剧,今年的“她悬疑”让女性成为了主角,探讨了复杂多样的女性议题。因此,这些女性角色被救赎、被怜悯、被赞赏、被解读,一时之间成为了焦点。

但几乎无一例外,这些悬疑剧中的男性角色都处境堪忧。要么被工具化,成为渣、怂、坏的代言人。要么被弱化,作为恋爱撒糖的背景板人物。

那么,基于女性视角的悬疑剧创作,男性角色就必然要被推向对立面吗?如果不是的话,男性角色又该在“她悬疑”剧作中有怎样的定位?

暖渣男、附庸者和变态

女性悬疑剧这一小分类从悬疑剧中被提炼出来,就自然而然带上了关乎性别的辨识度。

刘恒老师说,“人类的战争持续时间最持久的,而且是无孔不在的,是男人和女人的战争。这是爱的源泉,也是恨的源泉。”既然要拿性别开刀,女性悬疑剧中的男性角色就难免要挑起戏剧对抗大梁。

在今年上线的几部女性悬疑剧中,那些“不够讨喜”的男性角色,可大略将其分为三类:暖渣男、附庸和变态。

《白色月光》中的张鑫(喻恩泰 饰)就是“暖渣男”的代表角色。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展开全文

《白色月光》整部剧总呈现出冷清而阴郁的色调,包围着女主角张一(宋佳 饰)形单影只的身影。这种环境衬托了张一的心理状态,平静之下藏着汹涌的不安情绪。而这些,都是丈夫张鑫带给她的强烈感受。

张鑫看似满怀深情、无微不至,实则谎话连篇,又懦弱违心。甚至被张一戳穿时,不惜反咬一口,潜移默化中让对方陷入自责与反省。

夫妻的世界》中的李泰伍、孙济赫,《致命女人》中贝丝的丈夫等角色,可大致归为一类。他们一旦被揭开虚假本色,便会露出锋利的爪牙。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变态”角色往往作为“她悬疑”剧作中的大反派出现。

《不完美的她》中的尚武(蒋昀霖 饰),将继女当成玩物,以凌虐的手段做着所谓的“游戏”,为了摆脱这个“拖油瓶”,不惜将她关进即将被烧毁的房子里,让其自生自灭;女主林绪之的父亲李泽(金士杰 饰),胁迫妻女整天生活在惊恐之下,跟踪、威胁,无所不用其极;《摩天大楼》的颜永原(焦刚 饰)更是PUA、家暴、猥亵,毁了太多人的一生。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这些角色大多不具备审美价值,他们负责增添戏剧性、悬疑感,贡献话题度。

另外一种类型的男性角色便是附庸者,他们数量众多、存在感不高。但因人物的发展轨迹要么为了烘托主角的性格特色,要么为了给女主制造更大的舆论或生存压力,此类角色着墨较少,较为单薄。例如《白色月光》中的李景峰(张磊 饰)、《不完美的她》中蒋国栋(康福震 饰)等角色。

当然,这三类不受观众欢迎的男性角色只占据的一部分,也大有《旗袍美探》中冷静睿智的探长罗秋恒(高伟光 饰)、《摩天大楼》中有担当的刑警队长钟敬国(郭涛 饰)等性格鲜明的男性角色。他们在破解案件中起到了积极作用,又能解救女主于危难之际,同时不缺乏个人魅力。

女性联盟

从历史的眼光来看,女性长期被置于家庭环境中,独立性不强,因此选择常有摇摆。以往的电视剧中,不乏女性角色受男性牵制,上演“女人为难女人”的经典情节。

而当下的女性悬疑剧中,女性角色却常常能够成为彼此的依靠,因为她们之间容易面临相似的社会困境和家庭困境,容易产生共情。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大小谎言》

例如美剧《大小谎言》中,几位女主虽各有各的不幸,但她们的情感迷失和自我拯救的渴望是相通的,这份共情使她们在一场凶杀案后成了心照不宣的同盟关系。《旗袍美探》中,女主苏雯丽在破案时,也能比巡警更敏锐地察觉到女性的善恶或爱恨,进而对身处不幸的她们,及时施以援手。

《白色月光》中遭遇婚姻危机的张一的闺蜜赵佳琪(吕晓霖 饰);《摩天大楼》中游走在深渊边缘的钟美宝的两个女性好友,她们都是女主的救命稻草。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摩天大楼》

当然,女性角色走强与女性联盟在剧集中的崛起,与越来越多的女性悬疑作家及其作品被发现、开发也有直接关系。在悬疑剧越来越风格化、类型化的今天,情感细腻、视角独特的女性作家的悬疑小说便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摩天大楼》便是改编自台湾女作家陈雪的同名小说;优酷今年上线的一部迷你悬疑剧《女孩们在那年夏天》,则改编自80后女作家潘小楼的中篇小说《女孩们在那年夏天干了什么》。女性悬疑作家更擅于从婚姻、职场等领域取材,对于反映女性群体的生活与情感处境有更大的倾向性。

剧中只有坏男人,女性角色也会变乏味

女性角色在传统的悬疑剧中容易被边缘化。涉案题材里,女性角色往往容易被吞噬,永远和真相、智慧等隔着藩篱。

例如《包青天》系列、《神探狄仁杰》系列等剧中,男性英雄主义随处可见。他们往往为审判者、伸张正义者,而女性角色为苦难者、申冤者、被救赎者。

当代的传统悬疑破案剧也往往是男性角色充当主力,例如警察、律师、法医等角色,女性作为陪衬,例如涉世未深的小警察、警察家属、案件相关人员等角色。女性悬疑剧填补市场空缺的同时,也在填补着魅力女性角色的空缺。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观众苦傻白甜久矣,供求失衡,自然会形成一定程度的“应激反应”。例如将男性角色极端化,使观众面对“渣男”型角色咬牙切齿,碰上“变态”型角色恨之入骨,同时希望女性角色完美无缺,符合甚至超越他们心中独立女性的形象。

对于部分观众一时的审美趣味,也不必太过担忧,过于符号化的角色会催生警惕之心,观众总是善于自我调整、回归正途。矫枉过正,或许是观众找到真正有价值的“她悬疑”作品的必经之路。当不具备现实意义 不符合性格和情感逻辑的人物一再出现,也就不会有人买账了。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真正需要警惕的是创作者,一味把男性角色写“坏”,就会更加写不好女性角色。

当不必用男性角色的懦弱来衬托女性角色的优秀,观众才能得到真正的慰藉与思考。正如情感剧中女性角色不必“傻白甜”,男主不必化身解救女性角色的白马王子,同样可以塑造出角色的魅力。

《摩天大楼》中,刑警队长钟敬国一开始对女儿的穿着打扮控制欲极强,被部分观众解读为思想古板。然而钟敬国将在任务中牺牲队友的孩子视为己出的真相,则在父女之情之上更多了情义的联结,平衡了之前的形象,更加具备审美价值,勾勒出了复杂又美好的人性。

男性角色不坏,“她悬疑”就拍不好?

另外,诬陷钟敬国侵犯的女性角色的塑造,道出了男性面临社会舆论时,也难免深陷困境;对于金世佳饰演的杨蕊森男友,也刻画了其在杨蕊森(杨子姗 饰)事业上的理解和包容。或许主创无心这样的平衡,但遵循现实主义创作逻辑,就不难出现类似角色的塑造。

性别叙事是观众认知世界、寻求共鸣的一条捷径。任何企图粗暴撩拨情绪、简单二元对立的手法,都是创作上的偷懒。不要试图操纵这种情绪,它很容易就会被观众识破、抛弃。

【文/申兑兑】

The End

责编|魏侨 主编|杨文山 监制|李星文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