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以「孝」展现出东方社会以家庭作为核心的普遍价值观

《花木兰》以「孝」展现出东方社会以家庭作为核心的普遍价值观

雅诗最近看完《花木兰》之后,我完全能够理解电影里头删除歌舞桥段与负责搞笑的蟋蟀、木须龙,并且把原本跟木兰有情愫的李翔分成两个角色、减少军中同袍的戏份篇幅的原因,或许少了这些经典元素可能会让部分观众感觉不太适应,但由于比起动画版的童话故事风格,2020 年真人版《花木兰》更像是一部有着许多训练与战争场景的古装剧情史诗,因此电影聚焦在木兰这位角色本身,全片关于女性独立自主的核心主题,搭配着真人演员的诠释也变得更为深刻。

《花木兰》以「孝」展现出东方社会以家庭作为核心的普遍价值观

我喜欢《花木兰》片中巩俐所饰演的反派角色,不仅透过西域巫术为整部电影带来神秘感,也以这位被部落放逐,多年来不断寻找容身之处的女巫内心跟木兰同样深陷挣扎的心理状态,突显木兰勇敢面对且以自己的方式来光宗耀祖的选择。而最令人赞赏的是,不像木兰在动画中因为受伤而被迫揭晓身分,《花木兰》真人版在觉醒后「主动」以长发的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都让木兰展现出来的美已不再仅限于外貌,而是角色本身所散发的出众气质。

《花木兰》以「孝」展现出东方社会以家庭作为核心的普遍价值观

就如同《花木兰》最吸引人的正是角色打破性别所设下的框架,证明不是只有男性才能够英勇抗敌、身为女性就只能待在家中给人保护,而是每个人都能够集各种特质于一身,并选择自己未来想要发展的道路,或许正是如此,尽管《花木兰》电影后段以「孝」展现出东方社会以家庭作为核心的普遍价值观,为整个「代父从军」的故事根本做出明确的头尾呼应,但最终也以木兰面对禁卫军的邀请选择望向天空的开放性结局收尾,不限制她作为一位女性走出家庭、向外发展的空间,可以说是收得相当完美。

《花木兰》以「孝」展现出东方社会以家庭作为核心的普遍价值观

雅诗认为电影《花木兰》整体而言,一部电影不可能只由一个人独自完成,一个人说出的话背后也不一定就如表面这么单纯。因此若我们光就电影本身来看,这次《花木兰》真人版能以动画作为基础,试着以西方观点深入东方的文化底蕴,从精准的角色塑造到高山、沙漠等场景完整呈现出花木兰面对真实自我的英雄旅程,彰显作品关于独立自主的核心,我想这才是整个《花木兰》团队共同想向观众传达的最终思想。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