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原标题:“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凡尘俗世,就算极为简单的事,人总是喜欢将之复杂化。眼看复杂,人生的本质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小津安二郎

日本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出生于1903年的12月12日。也是在同年,在日本东京浅草出现了日本第一家电影院,“电器”馆。

小津安二郎出生时家境较为优越,世代经商,因此对于他的电影生涯也具有着许大的影响,在1923年,小津进入松竹公司,并开始他的电影生涯。

小津安二郎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到1927年的时候,小津安二郎的处女作《忏悔之刃》出现之后,在他的一生之中,断断续续拍摄了54部电影。

作为最具日本本土特色的导演之一,小津安二郎的电影风格具有着深厚的哲学意蕴,甚至有许多专门的电影史研究者,对小津安二郎的电影风格进行深入透彻的研究。

在他的镜头之下,我们看到了日本传统文化之中的物哀情思,也有诗化的家庭情感,与禅道意蕴。

这些独特的元素,使小津安二郎的电影特立独行于同时代其他导演。

1.家庭到生死:美好转瞬即逝,生死无人幸免

在他的电影生涯中,对其创作具有重要影响的就是其家庭环境。

小津安二郎自幼与其母亲的关系极为亲密,在母亲的引荐之下,才进入了当时的松竹映画公司,担任摄影助手。

摄影助手的职务,也为他的导演创作打下了基础,并且,他的电影生涯,也是母亲第一个支持。

母亲的深刻影响,也让小津安二郎的电影之中频频出现家庭之中父女关系的元素,对于家庭伦理的表达。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展开全文

另一方面,对于小江二郎的电影创作更为重要的一点因素就是战争。

在他的影片之中,虽然并没有直接以战争作为其题材的电影,但是,在战前与战后的不同时间段,小津安二郎的镜头之下,多了一些更为凄凉和悲苦的情景。

也正是战争的影响,使小津安二郎的创作产生转变,从最初的温馨的家庭伦理生活的轻快风格,转向了更为深刻的生死问题的思考。

2.物哀情思:景喻于人,人喻于景,天人合一

小津安二郎的作品之中最为独特的表达,即日本文化中的的物哀情思。

通过非具戏剧化的情节,在变化之中寻求不变。

在内容的表现之中,追寻不落痕迹的,淡抹浓妆式的镜头语言。

不以戏剧化的转变,作为推动电影剧情的最重要的手段。

而是在展现出其戏剧化的背后,将外部景色以更为馥郁浓香的方式,在其电影之中呈现。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在其作品《东京物语》之中,惯用的长镜头将叙事情节更为完整和唯美的表达出来,不仅向观众展示了丰富的日本传统生活情景,也塑造了许多鲜明的人物形象。

运用极为简洁而又明快的固定的镜头与情境,将故事更为叙述的深入人心。

在平淡的镜头之下,将气韵更为深入的表现出来。

例如,在老夫妇刚到东京时,本来决定出外游览时,却临时取消计划,老父亲孤独的坐在窗前。 这一镜头,就分明的呈现出其孤独的意蕴,似乎借着景色的呈现,和不同的镜头的静物分明,将难言的孤独和物哀呈现出来。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在他的另一部作品《晚春》之中,最终决定出嫁的女儿,陪着自己的老父亲去旅行的场景之中,呈现出京都东山的清水寺和木结构的佛堂等景色。 这些古都的文化景观在与游玩的父女的心境之中,更为空灵,表达出沧桑而又无奈的心灵表征。

在山水庭院对面是父女两人的沧桑和无奈,被抽象化了的心中山水,正是小津安二郎所要表现的物哀的风景。

景喻于人,人喻于景,两相结合,天人合一。

而在《秋刀鱼之味》这部影片之中,大部分场景几乎都集中在家庭、酒馆、饭馆、办公室等日常生活的场所,将多元化的社会生活,转回到日常化的个人世界之中。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情与物的结合,是人在平淡的家常之中的审美与人性。

是对我们每一个人日常生活的更为温情化的叙事手法。

人情味,成为在小津安二郎镜头之下的物哀的更为深刻的描写,也使物哀这一概念,在日常化的生活之中,融汇于情感之内。

3.家庭叙事:诗意幸福的表达,是家庭美好的愿景

另一方面,小津安二郎的作品特色之二,是对家庭关系的生动的描写。

在普通人家的日常之下,刻画出每一个角色的细腻的情感世界。

在他犀利而又温情的镜头之下,我们总能看到那些在生命之中,平淡而又温馨的画面。

将世俗生活中的稳定和安详,与美好的外在风景融合到一起,具有着古色而又静雅温馨的特点。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例如,在影片《晚春》之中,父亲和女儿的交流,就明显的能看到对家庭情感的深入呈现。

父亲和女儿一起坐在榻榻米席位之上,女儿所刚看的能乐舞台戏中,演员们已经更换了衣装,扮演着各式艺术形象。 父亲与观众席的另一位女士点头致意,女儿看见了这一幕,沉入了自己的心事之中,因那位女士曾给父亲介绍其他女性。

整个场景没有一句台词,而是在抑扬顿挫的能乐节奏,和伴奏及配唱声之中,将每个角色内心的戏剧性变化,和情感的精细表征,表现的更为自然而又精致。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另一部电影《东京物语》之中,也有着没有一句台词的留白情节。

当周吉老人与东京与昔日老友聚会的时候,仅仅是追忆那些过去的场景。 没有去抱怨子女的冷漠,而衷心的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能过的比自己如意。 那些空镜头的呈现,例如冒着黑烟的工厂,火车行驶的风光,都着重表现出空间对于人的情感的深刻隐喻。

环境真正的参与到了电影的叙事之中。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秋刀鱼之味》中,嫁女这一主题,并没有以非常尖锐式的戏剧矛盾的手法呈现在镜头之下。

而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情感的微妙变化,将这一最终的结局呈现出来。

平山的女儿路子,起先是固执的,不愿意出嫁。 但在得知暗恋的人已经有交往对象时,压制住内心的情感,接受家人的安排。

每一个场景,都没有戏剧化的呈现,但是却在淡淡的人物的质朴人情变化之中,窥见小津安二郎对于人的行为情绪的温情而又质朴的理解。

在他的镜头之中,家庭和日常生活的幸福,总是成为重要的主题。

扩展到场景之中,诗意和禅意寓于家庭观念之中,使日常生活的幸福感,似乎要溢出屏幕一般。

4.禅道之“无”:亲近于人的镜头语言,生活常态最具幸福

最后,小津安二郎的作品之中,最突出的,是禅道意蕴上的“无”。

在他去世之后的墓碑上,也刻着“无”字。

这一字,概括了小津安二郎的电影最为本质的特征和风格。

影片的镜头语言之中,小津安二郎几乎都使用“亲近于人”的方式,来表现对话和情景。

不同于其他导演的宏大的叙事景观,小津安二郎反其道而行,通过平民化的叙事视角,将观众带入每一个普通人这一身份之中。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去认识普通人的生活,认识普通人的心灵的变化,默默观察着那些在表面生活之下的波涛汹涌的情感的变化。

即使是在平淡而又温馨的谈话之中,依然使日常生活的矛盾与风光,变得更为崇高和使人理解。

生活的常态,在小津安二郎的镜头之中,逐渐形成最具幸福感的形式。

在《东京物语》之中,两个老人初次来到东京在旅馆下榻时,被隔壁年轻人们的吵闹声吵的夜不能寐之时,老人只能用扇子扇风来解决这一令人焦躁的处境。 此时,镜头直接切入到了回廊之中,这一令人燥烦的情绪,似乎就在这一镜头的切换之中,逐渐的缓和下来。

在《秋刀鱼之味》中,整体散发的怀旧氛围,空灵意蕴深厚的“无”的特点,更为深入的表现出来。

镜头画面呈现出简朴而又温暖的特色。

“日本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家庭叙事与现实温情

在老友相逢时,将老年父亲的落寞和凄清,在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之中表现出来。

社会之中所具有的残酷、丑恶、拜金、虚无等,在他的影片之中,一般都不会是重点。

更多的是在亲情、爱情和友情的温馨家庭叙事中,深入表达过往的留恋,和对美好情感的怀旧情愫。

这一“空”的宁静,正如昔日的中学老师醉酒之后的感叹一般,

“我是寂寞又悲伤啊,到头来还是一个人”

最空的意境,正如孤单的老人在逐渐逝去的生命的长河之中,试图挽留却又挽留不下的那些岁月一般。

总:人的家庭情感,是解救孤独的良药

在小津安二郎的电影之中,无论室外的景色,还是留白的镜头语言,亦或是日常化的家庭叙事、“无”的禅道意境,最终都是回归到人的情感之中。

离不开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也离不开我们关心的美好的过去,和充满希望的未来。

希望总是寓于失望之中,孤独是在闹市中无可理解的。

每个人生来孤独,但不意味着一生就寓于孤独的意蕴之中。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